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衛生福利
首頁 > NGO動態 > 最新消息 RSS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xCOP19議題研究 探尋新時代的正義-世代衡平

後京都時代的開端
隨著京都議定書第一承諾期在西元(下同)2012年屆期,全球已邁入了後京都時代。回顧第17屆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國大會(COP17,2011年)期間,除了京都議定書第二承諾期(2012年~2020年)的討論以外,會議中更決議了在2015年前建立一個溝通磋商的平台(Durban Platform,德班平台)及特別工作小組(Ad Hoc Working Group on the Durban Platform for Enhanced Action),目的是希望形成一個具有代表性共識及法律效力的新氣候協議,能在2015年完成簽署,並在2020年生效,以接續因應人類面對氣候變遷所帶來的挑戰。

下一世代的聲音
嗣後,「世代衡平(Intergenerational Equity)」逐漸在上開平台的討論過程中被提出來,尤其是為新世代發聲的各國青年們,希望跨世代間的權益維護能成為2015年新氣候協議的指導原則。Intergenerational Equity並於今年5月2日第一次出現在聯合國氣候變遷框架公約(UNFCCC)官方的周邊會議討論文件紀錄[1]中。


圖檔來源:New Dawn Magazine

跨越世代的新價值
那麼,作為上位原則的「世代衡平(Intergenerational Equity)」,有著什麼樣的內涵呢?

首先,衡平(Equity)是一種公平正義的概念,其最初的發展始於在個人層面上表彰:作為一個人,其生活所需最低限度的條件與質量(最狹義的),與基本人權息息相關;進而於群體層面上,逐漸衍伸出公平的概念,即每個人對於社會資源的接觸與利用,應有相等的途徑與機會。例如國家有推行基本教育普及的義務,不分地區與種族,讓每個人皆應有相同地接受基本教育的機會,同時要求不得因國家行為使特定個人或族群須比其他人承擔更大的生存環境負擔[2]

但是隨著人類經濟社會的進步(如資本主義的發展),發現在「公平」的形式及表象之下,最終很常有「不公平」的結果發生,尤其在相同適用於每一個人的共同規則與法律規定下,很可能因為在個案上適用對象本身社會、經濟地位的差距,而產生不平等的現象。例如消費者對於企業所擬定的契約中,雖同意服務綁約條款2年,否則須給付3倍違約金,如果消費者2年未到提前解約,理論上

依法應依其同意過的綁約條款支付5倍違約金予企業,但此時審判者在個案審理上若認為該消費者於簽約時因與企業之經濟地位、專業知識及資訊實力差距過大而使得若全依契約約定走會造成顯失公平時,得依適用法律酌減違約金額[3],甚至宣告顯失公平之定型化契約條款無效[4],而這就是一種衡平(Equity)概念的體現,對照普通法法規形式上的一體適用外,衡平(Equity)[5]更強調「實質平等」、「個案正義」及「扶持弱勢」的維護。

將衡平(Equity)的概念放到跨越世代(Intergenerational)的關係來看,我們可以發現孩童、青年及老年人在當下重要政策發展過程中,通常無法或並非擔任決策者的角色,尤其孩童及青年,甚至連決策過程都無法了解、參與,因此在世代間的權力結構下成為了「弱勢族群(弱勢世代)」,這些弱勢世代的權利與利益由誰來把關?更何況在全球氣候變遷決策的場域裡,上一世代(決策世代)決策的結果,往往須由弱勢世代在不久的未來加以面對、承受,因此這些弱勢世代的權益應在決策世代作出重大決定的過程中被充分地尊重及考量,並有實質參與、影響的權利,這就是「世代衡平(Intergenerational Equity)」的主要內涵。

世代衡平(Intergenerational Equity)v. 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Common But Differentiated Responsibility,CBDR)

近十數年來,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的參與國逐漸討論出一基本原則,即面對全球暖化及氣候變遷現象,各國應承擔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CBDR),CBDR並隨著京都議定書的通過,而成為對於碳排放減量義務及相關責任分配的指導原則[6]。惟近年來,逐漸有國家對於京都議定書中附件一及非附件一國家的分類方式及CBDR對於全球責任分配方式作出批評及檢討,並有論者主張應在CBDR加入更多衡平(Equity)的考量,而修正為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及能力(Common But Differentiated Responsibility And Respective Capabilities,CBDRC),強調應以各國間目前排放溫室氣體之現狀及個別能力決定其應承擔的分配能力。

縱然如此,CBDR(C)足夠了嗎?為何又需要「世代衡平」概念來作為指導原則呢?倘若同樣作為指導原則的高度與地位,兩者的關係又是如何呢?

首先,因應全球暖化與氣候變遷的挑戰,相對於CBDR(C)著重在各國間責任分配及能力處理之適當考量,係屬於「跨國間」、「空間橫向」權力結構的處理,「世代衡平」更強調各世代族群基本權益的維護,係屬於「跨世代間」、「時間縱向」權力結構的衡量,此為CBDR(C)較未能處理到的部分。再者,在地球上每一個有人類生存的角落,就會有跨世代的情況存在,所以處理縱向時間軸上的指導原則與「永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的目標更是高度相關,所以「世代衡平」所維護之價值無法被取代,與CBDR(C)所處理之權力關係亦有所不同,但其中所被要求的衡平(Equity)則是其共通點,兩者並被期望於未來能有相輔相成的作用。
----------------------------------------------------------------------------------------------------
[1] Summary of the ADP Co-Chairs’ special event

http://unfccc.int/resource/docs/2013/adp2/eng/15infsum.pdf

[2] Equity. What is equity?

http://www.uow.edu.au/~sharonb/STS300/equity/meaning/index.html

[3] 以我國為例,民法第252條規定:「約定之違約金額過高者,法院得減至相當之數額。」

[4] 以我國為例,消費者保護法第12條規定:「定型化契約中之條款違反誠信原則,對消費者顯失公平者,無效。定型化契約中之條款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推定其顯失公平:一、違反平等互惠原則者。二、條款與其所排除不予適用之任意規定之立法意旨顯相矛盾者。三、契約之主要權利或義務,因受條款之限制,致契約之目的難以達成者。」另可參民法第247條之1規定,亦同此旨。

[5] 歐陸法系多稱之為「衡平原則」;海洋法系則多以「衡平法」稱之。

[6] Common But Differentiated Responsibility (CBDR)

http://climate.diplomacy.edu/profiles/blogs/common-but-differentiated-responsibility-cbdr-1

延伸閱讀:

The Climate Action Network’s “Equity Reference Frameworks” discussion paper

http://gdrights.org/2013/06/06/the-climate-action-networks-equity-reference-frameworks-discussion-paper/

《Contemporary issues in international environmental law》,ISBN:978-1-84542-283-7

以上訊息來源:台灣青年氣候聯盟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