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首頁 > NGO交流 > NGO心視野
人生下半場繼續光彩照人,尋訪世界各地長照楷模(二)

文/李克用

 

之前我們看過荷蘭成功的三種長照機構模式,今天接著來看其他國家的範例。
 
韓國案例:在細微處下功夫的韓式體貼
 
鏡頭拉到東方的韓國,在這裡,長照的觀念才剛萌芽,因為地狹人稠以及國情差異,像荷蘭一樣的城鎮型安養機構在這裡還難以複製,不過,我們能在細微處感受到他們的用心與對長者的尊重。
位於首爾的市立西部老人專門療養中心,就挨著西來嚷往的鬧區,前身是一棟辦公大樓。這裡雖然沒有荷蘭社區公寓的廣大開放空間,卻有悉心照料的頂頭庭園,讓長者在好天氣時出外晒晒暖陽,談天、憶及過往。除了基本的便利商店,這裡還配有符合韓國文化的基本設施,像是結合飲茶與花店的複合式茶亭、冥想室、棋牌室,當然心理諮商室、復健室、康樂室等等也一應俱全,走廊上也四處擺放著精心布置的盆栽、座椅,讓老人們能隨處坐下閒聊,維持社交活動,也有多功能演藝廳,不時可以相約入內看電影。
 
不過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特色,這家安老機構的細心之處更體現在對每位居住者的了解上。他們將每一位入住者視為一個個體,為了讓老人在此過得快樂,入住前都會登門拜訪長者的家庭,多次了解他的生活習慣、興趣、過往經歷、與家人朋友的互動等等,將長者當做一位新朋友一樣的彼此交流,彼此建立關係與信任後,才會安排老人入住;入住前,還會依據多次訪問的了解,與家庭成員討論出量身打造的入住規劃。譬如說,他們會依據每位長者的習慣,為其安排寢具,每一個人喜歡的床鋪軟硬度都不同,或是有些人一直都是睡榻榻米,院方就會依照他們的習慣,挑選不同軟硬度的床墊、或是榻榻米,其他如床架、枕被的款式,或是房間內其他用品,都依照長者喜好採買,讓他們盡量在熟悉的空間裡生活。這樣的體貼細緻,是多數養老院所不能及的。
 
活動方面,這裡提供的課程不僅能達到訓練身體與腦力機能的目的,也同時顧及到了長者榮譽心的需求,許多是可發表作品的活動,例如插花、美術、編織、烹飪比賽等等,長者的作品可與人分享,或在公開場合展出,滿足了他們的精神生活。
 
日本案例:
日本一直是東方社會制度的先驅,長照方面被喻為養老天堂,優秀的養老機構多不勝數;一切源於日本是亞洲最早進入高齡化社會的國家,迫在眉睫的長者照護問題催促日本早在二十世紀六零年代就頒佈了第一個保障長者福利的專法—老人福利法,各種補助措施鼓勵了長照機構遍地開花,出現老人家訪照顧員、並建立老人健康檢查制度,在當時成為鄰近各國在老人福利方面的先驅;八零年代末期又推行「黃金十年計畫」,即高齡者保健福祉推進10年戰略,協助社會上普遍存在的白天工作晚上照護長輩的「隱形照護」青壯人口減輕負擔,將長期照顧負擔社會化,並進一步重視長照人才培育。其後更是不斷因應社會變遷,修改或推動符合社會需求的老年福利措施。
 
日本對於「老有所用」的權益非常重視,一方面滿足仍想為社會盡一份力的退休人士付出時的幸福感,同時也能活化老年人力資源,彌補勞動資源缺口。政府鼓勵企業雇用老年人,對於雇用老人的企業提供許多補貼、獎勵,並且發放貸款;並於各地設立「銀色人力中心」,方便高齡人就業媒合,因此,在日本許多連鎖超市、計程車、餐廳、飯店等服務業,經常可以看到銀髮蒼蒼有著溫暖笑靨的老年店員們。
 
近年來,日本長照開始注重長者與原家庭關係的聯繫,過去,養老機構多半建在偏遠郊區,給人與世隔絕的感覺,探視也不便利;為了解決這個現象,越來越多養老機構開始以「托老院」型態營運,建立在市區,主要負責日間照護,晚上再由家人帶回。這個形式或多或少讓親屬在照護負擔與情感維繫之間取得了平衡點,日間能安心工作,夜間與父母同享天倫。
 
在日間托老院的時間,院方同樣會如同托兒所、幼稚園一樣,設計有趣的課程活動讓老年人參與,有些托老院看準老人仍然有學習新技能的渴望,安排各式職能課程,讓老人在托老院不只是被照顧者,還能繼續習得一技之長,未來能夠提供服務;也有一些托老院主打尊貴愜意的老年生活,盡力在飲食營養、陶冶心性、硬體設施、無微不至的呵護方面體現出對老人的款待,讓一些過去辛苦一生的長輩,得以享受年輕時憧憬嚮往,處處受禮遇的優渥生活。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