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首頁 > NGO交流 > NGO心視野
用社企重建金融秩序:兩個社會企業協助脫貧的成功案例
文/本山人
 
在日趨便利的今日社會,肉品人造技術已出現,貨幣已可去中心化,機器人已經能學習人類智慧並自行向上架構出更複雜體系,但在科技像一艘破冰船不斷開路將人類帶往未知境界的同時,絕大多數的人口還在與生計問題、日益匱乏的生存資源搏鬥,新科技對他們來說毫無幫助,甚至在科技進步後,多種行業瀕臨消失,反而造成他們失業的隱憂,而地球環境,也在商業利益鏈環環相扣下,一點一點遭受破壞。
 
環保團體、經濟學家及許多理想青年都長期關注這些問題,並試圖提出一套解決方案,以解決貧窮、失業、環境污染這幾個牽涉人類基本生存權力的根源問題,避免伴隨而來的更多社會問題。而最近特別受到關注的一派理論是由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穆罕默德˙尤努斯提出,他認為「社會企業」就是對抗極端經濟不平等世界的一帖良藥。由於社會企業與營利事業在本質上就是背道而馳的存在,營利企業的責任僅僅為了最大化企業利潤,社會企業則以解決社會問題掛帥。然而刺激社會長足進步,對資本的追求又是不可捨棄的一環,不過社會企業制度圓滿解決了問題,既能刺激經濟成長,又不像現行資本主義招致雞端M型社會。
 
用商業解決社會問題 尤努斯瞄準痛點 打下金融帝國
尤努斯是貨真價實的社會企業實踐家,他注意到貧困婦女在向銀行借貸時往往被拒於門外,於是在母國孟加拉創辦鄉村銀行,並提供小額貸款給農村民眾。該銀行與傳統銀行背道而馳,瞄準鄉村,專注於女性,並放棄使用抵押品。這樣的作法自然面臨不少挑戰與風險,不過鄉村銀行最終取得顯著的成功。現在,該銀行已發展到每年服務900萬婦女,貸款額超過25億美元,令人驚訝的是,借貸主竟然維持了接近100%的還款率。評論家認為,這種成功奠基於重拾對人性的信任以及拼搏冒險精神,尤努斯的成功也對所有有心透過商業手段改善社會的人打了一劑強心針。
 
有鄉村銀行的成功作為前例,目前尤努斯積極集結理念相近的企業團體組成「社會企業機構」。現在,台灣北部國立中央大學及南部長榮大學皆設立響應其理念的「尤努斯社會企業中心」。儘管社會企業的定義是「致力解決社會問題的非營利公司」,然而由於借貸方多能準時償還並依約繳付利息,因此越來越多利潤回流,鄉村銀行透過這些良性循環逐漸改善和擴大,形成雙贏局面。這也成為最佳佐證,與其面對董事會小心報告營收狀況,他認為專心顧好小卻眾多,成千上萬的合作對象—也就是微型貸款婦女們的需求,才有可能創下今天的成功。
 
烏干達Golden Bees輔導創業助農民脫貧
在貧困問題上,尤努斯主張「資本主義會是最好的經濟模式,不過必須以新的形式出現」。舊有資本主義已經將世界導向嚴重的資產分配不均,99%的巨量財富由全球不到0.1%的人所把持。充分證據表明,貧困具有堅強的惡性循環特徵,試想貧窮的孩童,如何有均衡的飲食、良好的教育機會?又如何能擁有良好競爭的成長環境?最終他們將世襲般缺乏教育與就業選擇,健康惡化。尤努斯希望通過社會企業和鼓勵創業,讓財富與階級流動再活起來。
 
這裡有一個很好的例子:烏干達。許多人不知道他們是世界上創業率最高的國家。短短三、四年時間裡,超過28%的烏干達人開始創業,80%的人也計畫未來將會創業,或正在籌備中。在當地,一家社會企業Golden Bees提供生財器具與培訓,輔導烏干達農民學習養蜂技術,並主要承辦蜂蜜生產後的加工及通路拓展;當蜂蜜開始能穩定量產,Golden Bees就接力加工和銷售工作,並與蜂農談妥合理的酬佣。像Golden Bees的社會企業在世界各地現在正在與世界各地企業家、發展中國家,如烏干達和孟加拉國、以及法國、美國等富裕國家合作。這些國家的大規模不平等依然存在。在法國, 一個社會企業 French Action Tank 致力於識別和鎖定國內偏鄉貧窮人口,由於在富裕國家內的貧戶往往比貧窮國家人民更難識別,致使這些人更難獲得幫助,形同「皇城內的棄兒」。另外,印度、巴西也有類似的項目正在孵化。
 
比較各國就業情況,開發中國家通常有更高創業意願,一來企業提供的就業機會選擇不多,二來薪資有限,創業才有機會爭取更多財富,在很多發展中國家,創業人口佔總就業人口60%以上。通過消除貧困人口面臨的創業障礙,並提供他們從事非典型工作的環境,窮人便能漸漸實現經濟獨立,從根本上改善他們的生活。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