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首頁 > NGO交流 > NGO心視野
社會企業為兩大文明課題解套
文/李克用
 
創業不易 社會企業發揮關鍵提攜作用
無論在哪個國家,從事什麼行業,或多或少都留意道,隨著科技進步,許多工作正在逐漸消失,全球性失業問題越演越烈。不少人認為解決失業問題的方法,應該是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事實上,為了保障人類就業而刻意增加職缺,或是限制科技取代,都不能真正解決問題。問題恰好是我們太在意、太依賴就業市場給予的機會,而沒有意識到就業市場本質已產生變化,需要的是個體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你可以同時受僱於多家企業,同時身兼微型創業者,提供就業機會給其他人。
 
創業當然不是一條簡單的路,最快的途徑是有師父領進門。而社會企業就是這個「師父」,無論在偏遠貧困地區或是都會區,這套規則同樣可行,不僅能協助個人財務獨立,還能利用正規市場中經常浪費掉的大量人力,如低收入婦女,更生人或中輟生。當然這也有一些現實需要了解:這樣的策略並非訴求讓貧戶一躍而大富大貴,而是力求讓社區內所有人的生活水平得到改善,財務獨立,不需仰賴外來就業機會。
 
兼顧財富與環保 才能真正改善貧窮處境
本世紀另一大亟待解決的問題就是氣候變遷。現在有關氣候變遷政策的辯論往往著眼在經濟增長和保護環境的取捨,在討論是否限制發展中國家開發時尤為如此。其實,這兩個目標並非對立,需要討論的是,什麼產業能夠兼顧環保與利潤?營利導向的企業往往難以同時善盡自己保護環境的社會責任,但是以解決問題優先的社會企業這種組織,往往有更大的靈活性去解決種種環境挑戰。目前,許多著重環保問題的社會企業正在用永續經營的方式獲利。在孟加拉,他們販售豐富的太陽能資源;在海地,種植、販售林木產品以重建森林;在烏干達則減少塑膠垃圾堆積。
 
解決環保問題跟解決失業問題同等重要,特別是對相對貧窮地區的人來說;任何環境問題,首當其衝的往往是偏遠地區。因此一個成熟的社會企業,我們應該期待他們能同時兼顧解決失業、也不傷害環境的前提。
 
建立社會企業式涵養 從你我做起
我們理解了社會企業的內涵,也希望有越來越多的人能夠投入。以下有一些值得留意的重點:
年輕人往往更容易接納與適應新的環境,因此可以利用優勢,積極激發各式各樣社會企業的商業模式。
過去被視為就業市場外的人群,像是中高齡人口,可以繼續在不同的位置上為社會盡力。這些人過去累積的人生經驗,將為改善世界帶來極大的養分,他們需要發揮的舞台,參與社會企業,無論是短期或是長期參與,都能給自己與組織帶來良好啟發。
 
社會企業創辦者,則需要謹記,由於目的不同,在實際的實現過程中很可能困難重重,你可能需要在一個沒有公路、沒有電力、更沒有網路的偏遠山區建立成熟的生產、加工、運輸、銷售體系,同時兼顧合理工時、公平交易、環保等等訴求。在最困難的情況下,仍然需要清晰的記得初衷:解決社會問題,而不是滿足利益慾望。
你的社會企業計畫,必須是把當地群眾考慮在裡面。讓他們自己參與在自己土地的改變當中。當然,身為計畫者的你,也應當成為他們的一份子,如此,你將更能全盤了解計畫的優勢與挑戰,也才會真正在意計畫成敗。
共同打擊腐敗壓迫的政治與制度。能夠永續的經濟增長,無不是以善政及人權為基礎。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提倡的「三零世界」,正是著眼於解決三個問題:貧窮、失業、碳排放污染,而社會企業就是達到目的的手段。他曾說到,這個新興的觀點,在實踐過程中必然會持續受到少數把持99%財富的巨人阻撓、稀釋,或是收買從事社會企業的優秀人才,不過我們仍然能夠抱持信心;他舉出全球150位最富有資本家對於這種新經濟改革的支持,另一方面,觀察全球重要國家政策走向,也可以發現到,這是一個全球性趨勢,現有經濟策略將越來越朝向「三零世界」所希望的改革。
 
值得慶幸的是,儘管我們身在一個非常困難的時代,卻也是有史以來永有最大可能性的時代,巨大的財富、潛力和創造力不斷促使個人與社會進入下一個紀元。這是一個有希望的時代,任何目前處於困境的人,都可能利用尤努斯所提到的這種制度來翻轉人生;我們已經擁有了明確的框架跟構想,遍地開花的社會企業是我們的拼圖,一幅美麗的風景越來越完整。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