汙水製冰所 設計一支冰棒看汙染

文/游昊耘
 
《100%純污水製冰所》是洪亦辰、郭怡慧、鄭毓迪三位大學生的畢業作品。 圖/《100%純汙水製冰所》提供
《100%純污水製冰所》是洪亦辰、郭怡慧、鄭毓迪三位大學生的畢業作品。 圖/《100%純汙水製冰所》提供
 
人人都知道環境保育的重要性,但多少人願意起身行動?
 
2017年以台灣汙水冰棒爆紅的《100%純汙水製冰所》創辦人洪亦辰,便嘗試透過創意設計,將重要議題結合日常用品,讓更多人意識到環保議題,其實離眾人的生活並不遠。
 
《100%純汙水製冰所》於2017年展出的台灣汙水冰棒,不只入圍當年度「金點新秀年度最佳設計獎」,更是洪亦辰首次登上國外媒體的作品。意想不到的是,這份畢製作品起源於一場巧合。洪亦辰和朋友騎車出門,路上看見一面看板,上頭寫著「維護水資源」等宣導用語。
 
一次瞥眼巧遇,洪亦辰在返程路上,不停思考,有什麼方式可以讓與民眾切身相關的議題不再只是單向宣導?「也許,我們可以把它(宣導汙水防治)做得更好。」洪亦辰笑說。當時就讀台灣藝術大學的洪亦辰,與朋友、指導教授的數次討論,團隊決定將汙水防治作為設計核心,並到台灣各地,搜集100處水源,製成看似晶瑩剔透,卻暗藏水汙染元兇的七彩冰棒。
 
用創意包裝環境議題,拉近大眾關注
台灣汙水冰棒的誕生,是洪亦辰作為設計師受到矚目的起點。冰棒完成後,香港「綠色和平」與廣告公司「Grey」一同找上門,將海岸搜集的塑膠垃圾製成暗藏汙染源的透明肥皂,同時入圍了坎城國際創意節金獎。
 
《100%純汙水製冰所》與香港「綠色和平」與廣告公司「Grey」合作,將海岸搜集的塑膠垃圾,製成透明肥皂。 圖/《100%純汙水製冰所》提供
《100%純汙水製冰所》與香港「綠色和平」與廣告公司「Grey」合作,將海岸搜集的塑膠垃圾,製成透明肥皂。 圖/《100%純汙水製冰所》提供
 
 
 
緊接著,洪亦辰與關注環保領域的「Re-Think 重新思考」創辦人黃之揚合作,運用創意思考與設計專業,合作產出《海廢圖鑑》一冊,將台灣海岸邊垃圾編號命名,拍攝各角度照片,藉由賦予垃圾不同的印象,讓眾人意識到海廢垃圾一旦進入自然環境,便會造成汙染。
 
別具創意的《海廢圖鑑》於今年年初甫於上海參展,團隊將海廢垃圾登上裝置食堂,讓原本不曾關注環境生態領域的人們停下腳步,看見人類丟棄在海岸邊的泛黃垃圾,經過數年後,仍然難以分解,造成海洋重重負擔。
 
將距離遙遠的議題包裝、轉化成貼近生活的物品,洪亦辰在展覽中親眼看見觀眾的改變。至上海參展時,一位奶奶主動找上洪亦辰,分享看見幾十年前自己曾使用過的同款塑膠製品仍然完好如初地在海洋中被打撈起時,她當場驚呼的「怎麼會這樣?」,讓洪亦辰看見自己確實影響他人看待環境汙染的眼光。
 
無論是畢製時與好友一起完成的台灣汙水冰棒、與香港「綠色和平」合作的汙水肥皂,甚至是與黃之揚合作的《海廢圖鑑》,洪亦辰都秉持著同一理念——運用創意思考,將被認為深硬、距離遠的議題,轉化成有趣且貼近生活的語言。
 
《100%純汙水製冰所》創辦人洪亦辰表示,面臨價值觀衝突時,要獨自處理情緒,也要學習如何溝通。 圖/《100%純汙水製冰所》提供
《100%純汙水製冰所》創辦人洪亦辰表示,面臨價值觀衝突時,要獨自處理情緒,也要學習如何溝通。 圖/《100%純汙水製冰所》提供
 
商業VS.理念拉鋸戰
同時擔任獨立工作者與《100%純汙水製冰所》創辦人,洪亦辰從創意思考、與合作方溝通到策展規劃都要全程參與。然而,作為一名大小事都要自己扛的獨立工作者,洪亦辰面臨價值觀衝突時,不只要獨自處理情緒,還要學習如何溝通。「我做事的立意都是想改變人,但當這份立意與商業『利益』衝突時,會變得很迷茫。」始終保持笑容的洪亦辰,語氣一沉地說。
 
在尋覓設計理念與商業利益的平衡時,她曾決定在某次展覽將工作室名稱撤下,只刊登個人名義,也曾懷疑過堅持設計理念的初衷。直至今日,她仍坦言還在尋覓理念與商業利益的平衡,但同時,她也不忘提醒自己——「當一個純粹而真誠的人。」洪亦辰說,現在面對衝突時,她總是真誠先講明,堅持的理念與底線,透過誠懇溝通,雙方便更容易找到協議平衡。
 
「這是一場一直受到衝擊,卻也一直成長的旅程。」洪亦辰希望透過自己的創意思考,如同過去產出的香港汙水肥皂、海廢圖鑑與汙水冰棒一般,將稀鬆平常的事物結合重要議題,讓討論範圍不斷擴大,擴大到得以看見各不同樣貌的人們,在民眾的參與討論與設計師的創意思考中,激盪出創意火花,並實踐行動力。
 
以上全文轉載自倡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