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CSR」原來電影可以拍得這麼綠!

歐美大型電影製作公司,包括環球電影公司及迪士尼等皆開始利用永續電影製作方法,以減少電影製作在溫室氣體排放、廢棄物、運輸碳排放及能源消耗等對環境的污染。 圖/Dale Mastin-Purcell
歐美大型電影製作公司,包括環球電影公司及迪士尼等皆開始利用永續電影製作方法,以減少電影製作在溫室氣體排放、廢棄物、運輸碳排放及能源消耗等對環境的污染。 圖/Dale Mastin-Purcell
 
問你一個問題:《蜘蛛人2》、《閨蜜假期》、《國務卿女士》這幾部電影有甚麼共同處?鏘…鏘…鏘!不論你信或不信,答案就是 : 這些電影都是用更綠色、更永續,能降低環境衝擊的方式進行拍攝和製作。
 
在永續意識逐漸抬頭,消費者越來越重視企業倫理之下,許多電影製作團隊開始修正舊的製片模式,與場景佈置、交通運輸等製作過程,以達成對消費者和環境,甚至是整個社會的友好承諾。
 
傳統電影製作過程中,製造大量溫室氣體排放、廢棄物、交通運輸碳排放、能源消耗。時至今日,環保綠色永續風潮興起,許多電影製作團隊已提出解決方案,並已經落實到電影製作過程中。
 
方案一:利用生質燃料、當地電力及碳中和 來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減少拍攝現場的碳排放,主要方法有將石化燃料改成更環保的生物燃料或使用新型發電設備、以及利用現場既有電力以減少發電機的使用。若為室外場景,則可以搭建太陽能發電設備來提供乾淨能源。
 
為了減少發電機使用石化燃料產生的碳排,2015年上映的《生活殘骸》和NBC影集《Shades of Blue》皆使用更為環保的B20生質柴油(普通柴油混合20%生質柴油)發電機來減少石化燃料的使用。《凸搥特派員:三度出擊》的製作團隊使用自食用油提煉的生質燃料作為加熱透明看板的能源。
 
2016年上映的《麥耶斯家的聖誕節》在大部分拍攝場景中,透過直接連結拍攝基地和電網,省去了發電機的使用,因此省下3,320噸化石燃料,也就是約28.6公噸的二氧化碳,相當於一台汽油車開了超過68,000英里的碳排。
 
電影《明天過後》為了達到碳中和,導演Emmerich計算了整個拍攝過程可能產生的二氧化碳,透過和「Wildlife Trusts」以及「Community Forests International」等非營利組織合作,於未來林中種植30棵樹達成10,000噸碳中和。
 
方案二:使用再生紙張、回收佈景材料及捐贈剩食 減少廢棄物產生
 
電影和劇集製作時在不同的製作現場會產生各種類型的廢棄物,而這些廢棄物的產地在哪裡?最終的流向為何?影視產業從業人員可以透過影劇劇本編製、場景布置、拍攝現場等環節,妥善盡到減少碳排。
 
1.減少紙本劇本列印
 
在編輯辦公室內,透過將大部分資料數位化,只列印必要的實體紙張;以及全面改成100%回收紙張,非重要文件可以採用雙面印刷或單面廢紙,甚至是在影印間設置大型的紙回收桶等作法皆能夠增加對環境的友善程度。
 
以環球集團的影視製作部門為例,除了倡導使用回收紙張及材料,也鼓勵員工盡量利用數位化資料的呈現方式。例如降低拍攝《侏羅紀公園》過程所使用的紙張總量,只消耗了同樣規模電影一半的紙張;而電影《小人物》的拍攝團隊則採用甘蔗渣纖維製成的紙張取代辦公室原有的材質,實踐不砍伐樹木的精神。
 
2.採用可回收的場景佈置
 
場景佈置回收為兩大挑戰,對於場景設計組而言,電影殺青後直接將所有的佈置材料丟棄可省下許多麻煩,因此,長久以來,願意進一步回收場景佈置素材的劇組比例不高。然而,以下的製作團隊便克服了上述情況,甚至選擇了對環境更加友善的素材作為佈景。
 
由環球影城製作的Netflix影集《駭客軍團》和《打不倒的金咪》搭景過程中,使用了由《森林管理委員會》(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 FSC)認證的木頭合板。而《馬克的異想世界》的場景設計中,製作團隊也使用經過FSC森林認證的柳安木木材建造牆壁的場景,並確保所使用的木材合板來源為環境友善。
 
在溫哥華拍攝的《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使用了由環保木頭合板及可回收材質的人造牆,並於殺青後將搭景材料保留,以便在續集的拍攝中可以重複使用。而取景於英國的《媽媽咪呀!回來了!》,則和當地熟知影視產業的回收公司合作。
 
由其公司員工指導劇組人員在各環節注意如何減少垃圾、組裝場景材料,甚至是廢棄物發電等,以重複使用資源,而電影殺青後,場景佈置材料的回收率甚至高達99%。本電影也因此獲得了2018年EMA的金色獎章,該獎項由環境媒體協會頒布,審核內容涵蓋影視生產過程各部門的永續作為。
 
3.減少外景拍攝食物浪費
 
在攝影棚內外,劇組人員為了解決剩食問題,許多製片公司將拍攝現場過剩的食物捐給當地的相關機構。
 
環球電影公司2015年的《蝦趴姐妹》即和紐約當地的非營利組織「Rock and Wrap it Up」合作,共捐出總量1,669份的過剩餐點;而無法捐出的剩食,則集中堆肥處理。
 
2015年環球電影公司已有33部電影參與永續電影製作計畫,範圍橫跨北美6大城市,共捐出超過2萬6千份,總重超過1萬5千公斤的餐點。2019年4月上映的電影《小人物》拍攝團隊則為了減少食物浪費,拍攝過程劇組團隊共捐贈了780英鎊的食物,也就是約650份餐點給需要的民眾。
 
電影《媽媽咪呀!回來了!》場景佈置材料回收率高達99%,並獲得了2018年EMA的金色獎章。
 
方案三:記錄碳排、使用油電車及遠端數位系統 避免油耗與碳排
 
在影劇製作的過程中,為了取材不同的場景,劇組人員需花費大量的時間及財務於各拍攝地點通勤,然而在搭乘交通工具的過程中便產生了許多的二氧化碳。因此,越來越多劇組團隊透過在辦公室內倡導碳排放紀錄,包括使用飛機的航程紀錄;在拍攝現場,多鼓勵使用腳踏車、大眾交通運輸工具、及油電混合車或電動車等。
 
以2019年的《小人物》為例,劇組人員為了控制交通的油耗,於拍攝的過程中租賃了油電混合車,並於製片時,使用7台太陽能油電混合製片車,以達到減碳的目的。
 
2015年的動畫電影《小小兵》也「遠端」響應了永續電影製作計畫,至少有超過10家動畫工作室參與了小小兵動畫製作過程,他們利用ISDN整體服務數位網路系統來做檔案的高速傳輸及遠端執導,這樣的遠端協作讓動畫製作過程中讓世界各地的工作人員不用飛到同一個地方工作,大量減少了運輸碳排放。
 
方案四:使用LED燈泡、加裝燈光感測器 節省能源也減少碳排
 
近幾年來,越來越多的燈光組選擇使用LED燈泡,取代原有的傳統燈光。以華納兄弟為例,片商選擇在攝影棚內使用240瓦的LED燈泡取代400瓦的金鹵燈,此外也在燈光控制處加裝感測器,以方便控制燈光強弱,這種方法每年可減少35,000KWh的電力。
 
電影《玩命關頭7》中,燈光組使用LED替代光源,而環球電視製作部門在拍攝2015至2016年的劇集場景也全面地使用了LED光源。影集《權力遊戲》拍攝前發放永續實踐手冊給整個團隊,燈光組也換上LED燈泡作為燈光光源。而目前正火紅的《權力遊戲》以及2019年上映的《小人物》也全面換上了LED燈泡。
 
台灣影視產業永續理念待提升
 
多年來,台灣影視產業宣傳永續理念風潮極盛,然而製片過程的永續行動,仍尚待提升。
 
台灣近幾年已經充分利用影視內容,提醒大眾正視永續議題。例如2016年環保署與環輿科技公司共同製作《2016 德翔台北輪海洋污染事件全記錄》,透過影像紀錄台灣近年最嚴重的海洋污染事件,及後續的處理程序。此紀錄片於2019年榮獲美國休士頓影展大獎。
 
以及,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也於2019年出資邀請NHK籌製全球首部8K超高畫質環境紀錄片《水起.台灣》。透過日本NHK BS 8K衛星頻道,對全球同步播映。
 
當這部紀錄片以世界最高亮度36,000流明的台達8K投影機、近700吋的巨幅銀幕播放出來時,民眾的確實境感受地球危機的震撼,磅礡驚人地看到因氣候變遷所造成的降雨極端化、海水溫度上升以及超抽地下水等人類活動對生態環境的衝擊,藉此呼籲大眾重視全球暖化、保護水資源。
 
目前台灣影視製片公司似乎尚未針對電影製作過程,揭露其環境影響數據,在永續製片行動仍有待進一步師法歐美國家。環境紀錄片《水起.台灣》,讓觀影者實境感受地球面臨的危機,更藉此呼籲台灣民眾重視全球暖化、保護水資源。
 
以上全文轉載自倡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