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失智海嘯來襲

文/李琢
 
記憶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一旦失去記憶,「過去」就會消失;當過去不復存在,「未來」也就自然看不見了。令人聞之喪膽的失智症目前正像海嘯般襲擊人類社會,在台灣,失智人口已達27萬,人數仍逐漸攀升,成為社會一大隱憂和危機,必須嚴肅面對。
 
內政部4月份公佈數據,台灣65歲以上人口在2018年3月底已達331萬,佔總人口數14.05%,跨越14%門檻,宣告台灣正式邁入「高齡社會」,距離預估2026年將達到的「超高齡社會」僅剩8年,反映出台灣人口老化速度嚴重,同時也意味著,台灣平均每7人就有1位是老人。
 
隨著人口高齡化,中老年人的認知功能風險也逐年上升。統計指出,去年底台灣65歲以上老人,每13人就有1人失智,80歲以上增加到每5人有1人失智,估計民國150年可能有超過85萬人失智,如何減少老年失智發生,已成為各國政府、乃至於一般民眾切身相關的健康問題。
 
所謂失智症並非單純老化或記憶衰退,而是一種大腦功能喪失的疾病,症狀包括記憶力減退,衍生懷疑猜忌、妄想幻覺、迷路甚至攻擊等行為,患者認知功能退化也將造成生活功能出現障礙,重度患者生活必須完全仰賴他人。認知功能包含記憶力、方向感、語言和計算能力,生活功能障礙如無法自行飲食、洗澡、穿衣。
 
一般人俗稱老人癡呆的失智症通常可分為退化性與血管性兩類,大家較為熟知的「阿茲海默症」屬於中樞神經系統失能的退化性失智症,約佔6成左右,血管性失智症約佔20%,另外是混合型。輕重程度又可區分為初期(輕度)、中期(中度)、晚期(重度)。
 
醫界人士同意,退化性失智的阿茲海默症大腦萎縮現象,無藥物治療,但血管性失智症通常和生活習慣息息相關,例如聽力退化、中風、高血壓、糖尿病、癲癇、憂鬱、肥胖,或是中風及巴金森氏症,都會導致認知功能障礙,若能早期發現與介入,可延緩病程,暫時阻止病情惡化。
 
另外,發生在65歲以下的失智症患者屬於早發性失智症,全台約1.2萬人,真正病因雖然不明,大部份與腦中澱粉沉澱有關,進而影響神經傳導退化。患者初期症狀常被誤以為是壓力、憂鬱、焦慮等因素所致,常被忽略而延緩就醫,統計指出,約5成的早發性患者為家族基因遺傳。
 
失智症與正常老化不同,老化可能會突然忘記某事,事後會想起來;失智症發病前腦部已慢慢變化,有些潛伏期甚至長達15年,易被當成老化現象而忽略。失智症初期症狀並不明顯,只是忘東忘西,中期時對於自己說過的話、做過的事、見過的人完全沒有印象,晚期則喪失認知能力,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
 
2018健康大賞調查顯示,國人最擔心的疾病,失智和婦科疾病並列第四,僅次於癌症、三高(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眼疾。有醫生表示曾經治療過不到40歲的病例,讓人對失智症充滿恐懼而防不勝防。 
 
2018健康大賞調查
 
全球失智症報告2010年指出,隨著世界人口快速老化,失智症正以驚人速度增長,對人類影響更甚於瘧疾與戰爭。世界衛生組織WHO在 2012年宣佈,短短3年內,失智症患者已從原本每4秒新增1人,快速增加為每3秒即新增1名病例,全球失智症人數已近5000萬人。
 
台灣超過80歲以上的失智症盛行率,估計介於13%至37%,也就是每4位長者就有1人可能罹患失智症。與其他疾病不同的是,失智症的照護難度高,病程長達8至10年,也墊高照護成本。
 
2015年,台灣失智症醫療與照護成本高達2100億元台幣,其中,光照護成本便達94%,約2000億元。推估2026年,成本將暴增至3000億以上,相當於健保預算一半。以失智症人數在2061年可能達到85萬人計算,未來40餘年,台灣平均每40分鐘增加一位失智症者,每天增加38人罹病。
 
有關描述失智症的電影世界各國都有拍攝,國人較為熟悉的有四部,包括好萊塢女星茱莉安摩爾主演的「我想念我自己」,讓她一舉拿下2015年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台灣2010年也曾上映紀錄片「被遺忘的時光」,以及2012年由四位導演合拍四部短片集結而成的「昨日的記憶」。日本更早在2006年便由日本金獎影帝渡邊謙主演「明日的記憶」,這些電影都讓失智症問題再度受到重視。 
 
2012年上映描述失智症的電影「昨日的記憶」,集結四部短片而成
2012年上映描述失智症的電影「昨日的記憶」,集結四部短片而成。
 
由於失智症屬於不可逆的疾病,因此為失智老人設計溫馨的居住環境,提供適合的照護模式,已成為失智症照護主流。政府在WHO的呼籲下,也在去年底公布「失智症防治照護政策綱領暨行動方案2.0」,整合社工、個管師與照護資源的失智共同照護中心,目標是提高診斷率。
 
全台目前有關失智照顧服務機構僅不到百家,資源稀少且城鄉分配不均。衛福部去年開始輔導全國設立20家失智症共照中心,希望整合醫療、社工、長照等資源與服務。不過僧多粥少,加上專業人力不足、設施不夠完備等種種困境,失智照護難題仍待解決。
 
失智症是一群不幸困在時間河流裏的老人,他們記憶中的歲月點滴正隨時間逝去而緩緩歸零,自己卻束手無策,只能留下泛黃照片上的陌生影像。你我身旁若有失智的長輩,即使他們的記憶逐漸變成空白,但家人與外界付出的愛與關心,仍會將這些記憶傳承下去。
 
瀏覽數: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