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在里山間,看見臺灣邁向永續的機會

文/技術合作處 麥育瑋

編撰/公共關係室 祝康偉

圖/駐巴拉圭技術團團長 周俊賢 
 
巴拉圭恰谷地區蓄水池,除作為鴨嘴魚繁殖推廣之用,亦兼顧生態保護與休閒。
巴拉圭恰谷地區蓄水池,除作為鴨嘴魚繁殖推廣之用,亦兼顧生態保護與休閒。
 
  「里山(Satoyama)」一詞源自日本,意指由人類與自然長年互動產生的特殊地景。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副教授李光中指出,里山的「里」是「田」加上「土」,此與農村聚落是連接自然與都市樞紐的意涵不謀而合。例如,定期輪伐的「次生林」,可作為覆蓋屋頂、牲畜的飼料與堆肥等用途的「草地」,亞洲常見的「水稻」都是里山地景的一環。在里山地景內,因為當地居民的合理運用,不僅提供了村落所需的糧食、水源與生活物資,涵養在地文化,更增加當地的生物多樣性,達到環境永續利用的目標,成為國際公認的永續型社會生態生產地景(Socio-ecological Production Landscape, SEPL)。
 
  以日本「里山」為概念的倡議,是由聯合國大學高等研究所(UNU- IAS)與日本環境省發起,提倡里山環境管理模式,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願景。「里山倡議」於2010年獲得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 CBD)第10屆締約國會議(CBD-COP10)肯定,鼓勵各方進一步討論、分析及參與「里山倡議國際夥伴關係」(The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for the Satoyama Initiative, IPSI)。
 
里山倡議,提供生物多樣性的實踐工具
 
  「里山倡議」提供執行框架「三摺法(a three-fold approach)來維持或重建社會生態的生產地景,讓響應者可以因國家、環境之不同,採取適當的方法來建構自己的里山生活管理模式。
 
  長期關注臺灣推動里山倡議的李光中指出,里山倡議呼籲的重點在於「生態」與「生產」同時並存的可能性,與以往「減少人類介入」的保育訴求不同,里山倡議認為「適當農業擾動」也可維持生物多樣性。這些對國際社會與臺灣而言,都是新的概念,他希望引進臺灣之後,透過個人、團體、社區的實踐,並於公部門、學術界的論述、研究,慢慢累積成臺灣獨到的經驗,並藉由參與里山倡議國際網絡,讓國際看到臺灣的努力。
 
  隨著里山倡議在國際社會發酵,目前全球已有230個會員加入IPSI,包含聯合國發展署(UNDP)、聯合國環境署(UNEP)、聯合國大學(UNU)與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等重要發展組織,我國則有農委會、林務局、水土保持局、花蓮區農業改良場與國立東華大學等11個機構申請加入。
 
  本會技術合作計畫以農業為大宗,並以經濟生產為主要預期成果,然而在計畫執行上,多已帶入友善環境的元素,例如亞太地區計畫加入循環經濟、中美洲計畫農業計畫導入生物防治等等,已逐步呼應里山倡議的概念,若計畫架構能加入當地傳統生活及生產模式,將可更切中里山精神。此外,我友邦及友好國家如貝里斯、瓜地馬拉、海地、宏都拉斯、吉里巴斯、馬紹爾群島、諾魯、尼加拉瓜、巴拉圭、聖露西亞、聖文森國、索羅門群島、史瓦帝尼、泰國、沙烏地阿拉伯、巴林及厄瓜多均為「生物多性公約」簽署國,倘計畫結合里山倡議精神之作法,除可有效推動計畫永續,亦將助於我友邦達成對國際社會的承諾。
 
  以本會在巴拉圭推動的「巴拉圭鴨嘴魚苗繁養殖計畫」為例,雖然計畫目的是協助巴國發展鴨嘴魚苗繁養殖的技術,以降低野生鴨嘴魚因過度捕撈而減少的趨勢,考量巴國的在地文化與生態地景,善用其畜牧大國的特徵,不僅將牧場供灌溉及牛隻休憩飲水的蓄水池作為鴨嘴魚繁殖推廣之用,更將其打造成兼顧休閒垂釣、培育原生魚類,以及作為水鳥、爬蟲及昆蟲等動物棲地的生態池,構成具有巴拉圭「里山」特色的「社會-生態-生產地景(SEPL)」。然而相關的生態成果並非一蹴可及,仍須與巴國政府及受益戶協調,同時更有賴於我國或巴國生態專家協助檢視以及指導,運用里山倡議所提供的方向與工具,為經濟生產與多元生態平衡點亮一盞明燈。
 
  實踐「里山倡議」,讓農村在生物多樣性及綠色經濟推動下,除了可兼顧傳統知識、文化維護與農業生產力提升,其概念亦能提供本會參酌,作為計畫規劃與推動的架構澤被海外,且此一聯合國相關機制亦是我政府機構可貢獻心力之國際舞台,透過《里山倡議主題案例彙編》的平台,與國際分享我國國內與海外執行良好的計畫作法與經驗,彰顯臺灣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
 
以上全文轉載自國合會電子報
瀏覽數: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