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用夢想改變世界 IMPCT咖啡

文˙曾蘭淑 圖˙林格立
 
IMPCT從參加競賽發展成社會企業,訴說年輕人追求夢想的成功故事。創辦人(從左至右):Taylor 、J.D.、Andres、陳安穠、傅聖潔。(IMPCT提供)
IMPCT從參加競賽發展成社會企業,訴說年輕人追求夢想的成功故事。創辦人(從左至右):Taylor 、J.D.、Andres、陳安穠、傅聖潔。(IMPCT提供)
 
拿到全球冠軍前,先學習失敗的功課顯得更為珍貴。4位政治大學國際經營管理碩士班的同學,4年前參加有「社企界諾貝爾獎」之稱的霍特獎,先是在區域賽中落榜,卻不放棄,敗部復活,意外勝出,打敗全球二萬多個隊伍,拿到冠軍。
 
他們所開創的社會企業─—IMPCT咖啡,以賣咖啡的收入,至今在中南美洲、非洲等地蓋了7所幼兒園,實現用才智創業,用獲利改造世界的夢想。
 
Andres 長期在薩爾瓦多進行玩安幼兒園建校工作。(IMPCT提供)
Andres 長期在薩爾瓦多進行玩安幼兒園建校工作。(IMPCT提供) 
 
星期五週末夜,台北大安區的延吉街車馬喧囂,明亮的IMPCT咖啡店內,更是人聲鼎沸,談笑聲不斷。
 
每月的第2個禮拜五,IMPCT舉辦免費咖啡喝到「醉」的「微醺之夜」,鼓勵過路客或是咖啡同好,放鬆心情來品嚐十多種單品豆子,品味特殊的果香、巧克力等咖啡風味,談天說地。
 
除了分享咖啡,IMPCT還有一個遠大理念,鼓勵消費者喝一杯咖啡、買一盒咖啡時,都可以發揮影響力,成為貧困社區幼兒園的創辦人。impact英文是「影響力」,IMPCT少了一個字母A,缺的A就是希望你(a person)的投入。
 
一盒咖啡是一個磚塊,每盒咖啡有一組磚碼,可以為蓋學校盡一份心力。
 
 IMPCT咖啡的咖啡豆
一盒咖啡是一個磚塊,每盒咖啡有一組磚碼,可以為蓋學校盡一份心力。
 
國合會獎學金,回饋社會
「喝咖啡蓋學校」的創意,從參加2014年霍特獎說起。
 
倡議參賽的是來自宏都拉斯的Juan Diego Prudot(簡稱J.D.),他與薩爾瓦多的Andres Escobar,恰巧都是拿到我外交部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簡稱「國合會」)外籍生獎學金來到台灣留學。
 
中文名為潘方砥的J.D.以字正腔圓的國語說:「來唸IMBA的學生無非抱著想找更好工作、更高薪水的想法。但我們兩人多了另一項動機,因為我們比其他人幸運,拿到國合會獎學金,可以接受更高等教育,包括我的爸媽都鼓勵我要回饋所學,幫助別人,讓更多人可以享有我所擁有的機會。」
 
國合會秘書長項恬毅認為,國合會獎學金主要目的便是協助開發中的友邦國家培育人才,一千多位曾經接受獎助的學生,現在也為各國政府所重用,而且與台灣有著深厚感情,就像IMPCT的2位創辦人一樣貢獻所長。
 
兩位抱著回饋社會心念的留學生,找了深具財務專業的同學加拿大籍的Taylor Scobbie,與善於折衝協調的台灣同學陳安穠開始參賽的計劃。
 
當初發動參賽的J.D.與陳安穠坐鎮台灣,推廣「影響力咖啡」,同時引進全台第一台Modbar手沖咖啡機,沖出符合單品咖啡特質的味道,以吸引消費者。
當初發動參賽的J.D.與陳安穠坐鎮台灣,推廣「影響力咖啡」,同時引進全台第一台Modbar手沖咖啡機,沖出符合單品咖啡特質的味道,以吸引消費者。
 
先是參加在上海舉辦的區域賽,卻落榜了,4人雖沮喪,但仍以敗部種子的方式參賽,於2015年4月在美國Indiegogo平台進行群眾募資,以「投資小額資金為貧童蓋學校」為號召,募得五萬九千多美元的資金,成為敗部隊伍的冠軍,拿到進入決賽的門票,並且還可以到美國波士頓接受為期6週的新創加速器訓練,只是必須限期在1個半月內完成所提計劃。
 
絕處逢生,全球冠軍
同年9月初,IMPCT將募得的資金在薩爾瓦多蓋了第一間「Playcare(玩安)幼兒園」。緊接著9月底到紐約參加總決賽,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穆罕默德.尤努斯與澳洲前總理朱莉婭.吉拉德等評審的決選下,從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手中,接下總冠軍獎盃與100萬美元的創業基金。
 
J.D.事後分析,因為區域賽遭到淘汰,讓IMPCT成員存在危機感,好還要更好,因此不斷修正商業模式,以符合真正市場的需求與可執行力,是他們勝出的主因。
 
IMPCT團隊2015年從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手中, 接下霍特獎總冠軍獎盃。(IMPCT提供)
IMPCT團隊2015年從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手中, 接下霍特獎總冠軍獎盃。(IMPCT提供)
 
此外,4人各有強項,加上不眠不休地努力,加拿大的Taylor對於達成目標信念堅定;台灣的陳安穠顧慮到每一個人的想法,在多次辯論與爭吵中居中協調;薩爾瓦多的Andres重視品牌的塑造;宏都拉斯的J.D.總是鼓勵大家,又擅長網路建構。
 
蓋學校行善
100萬美金也成為IMPCT厚實的創業基金,他們在美國登記 IMPCT(恩沛)國際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在台灣設立營業總部,同時將資金用於海外建校、培育師資與品牌研發上。
 
然而霍特獎是一個運用點子的創意比賽,IMPCT團隊回到現實生活,是否真的要以社會企業為志業?陳安穠說:「一開始我不像J.D.與Andres有回饋國家的情懷,但一路走來,我們4個人在敗部賽時,就各自辭掉原有的工作,決心要設立解決社會問題的企業,將蓋學校的夢想實現。」
 
如今IMPCT在瓜地馬拉、薩爾瓦多、南非、宏都拉斯等地總共蓋了7間幼兒園。他們選擇城市週遭的貧民窟設立社區型幼兒園。
 
Andres發現,在他的家鄉薩爾瓦多,偏鄉有許多勞力密集的工廠,甚至高達7成的女工是單親媽媽,小朋友沒有得到很好學前教育的機會。因此IMPCT團隊說服工廠的老闆,另外成立「工廠型玩安幼兒園」,由IMPCT提供專業的師資,引進蒙特梭利的教法,讓這些低收入戶與單親媽媽的小孩,均能夠接受更好的教育。
 
自創「影響貿易」
IMPCT以銷售咖啡作為企業獲利的來源,不僅直接向開發中國家的咖啡農,或是願意回饋社區的莊園購買咖啡豆,扶植屏東新興的咖啡農也在採購的考量之列。
 
更進一步,IMPCT將銷售咖啡收入的3成,用來興建貧民區或工廠幼兒園,IMPCT團隊認為,這樣的商業模式已經超越了公平貿易,而是「影響貿易」。
 
然而,社會企業在做好事之餘,也必須在企業經營面找到利基點,IMPCT不斷調整經營方式,從2016年起在網路與各市集擺攤,賣咖啡也賣理念;2017年4月推出「磚塊咖啡」概念;同年8月則在台北延吉街成立了實體店面。
 
透過創新商業模式,增加金流,就能增加行善的機會。例如2017年中秋節,IMPCT與社企循環基金(SERT)合作賣了5,000 份咖啡禮盒,IMPCT用此所得在瓜地馬拉蓋了一間幼兒園。IMPCT同時在單品豆之外,開發企業豆的通路。台灣政府目前有鼓勵企業選購社企產品,IMPCT利用此項優勢宣傳,讓悠遊卡等公司成為他們的客戶。陳安穠說,如果企業連續2年採購金額1至7萬美元的咖啡豆,就可以累積足夠磚塊蓋一間學校。
 
J.D.認為:「因為我們強調解決社會議題的理念,許多人受我們鼓勵,讓我們感到發揮影響力的成就感,也因此得到至台北101大樓與台糖總公司設置快閃店的良機。」
 
IMPCT善於利用機會,將它創造成商機。例如有一天,IMPCT咖啡店來了一個貴客,是台糖公司董事長黃育徵,得知台糖也朝社企目的向宏都拉斯咖啡小農採購咖啡,IMPCT抓住機會與台糖合作,今(2018)年7月在台糖會所設置快閃店,共同將所得在宏都拉斯偏鄉蓋了第7所學校,透過賣聯名商品與蓋學校的服務,IMPCT又開創了一個新的商業模式。
 
IMPCT定期舉辦免費咖啡喝到「醉」的「微醺之夜」,咖啡同好來此聊天品咖啡。
IMPCT定期舉辦免費咖啡喝到「醉」的「微醺之夜」,咖啡同好來此聊天品咖啡。
 
創新永續,逐夢踏實
如今,想要回饋社會的Andres 長住薩爾瓦多進行建校工作;加拿大的Taylor則奔波於美國、歐洲,在大學校園與企業推廣;另一位新進的股東傅聖潔則剛去韓國推廣IMPCT;J.D.與陳安穠坐鎮台灣,開闢新通路與行銷來推廣「影響力咖啡」。
 
從單純參加競賽到成為人生志業,霍特獎的光環,讓他們實現初步的夢想,創建了一個做好事的國際企業。
 
不止如此,他們還懷抱著更深刻美好的抱負。J.D.希望5年後的IMPCT,是帶著社會服務目的的星巴克咖啡; Andres希望在薩爾瓦多蓋更多的玩安幼兒園;Taylor希望IMPCT發展成像美國藍瓶咖啡一樣,成為咖啡界中的蘋果電腦;至於陳安穠希望IMPCT成為各式社企商品的平台,並且笑著說:「把自己嫁掉。」
 
靠著創意與夢想,創造收入,也透過教育行善助人,解決社會議題,發揮影響力。有什麼比這樣的工作更吸引人呢?
 
IMPCT咖啡店
IMPCT咖啡店
 
以上全文轉載自光華雜誌
瀏覽數: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