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三總一小步 成就阿莫的未來人生大道

 
今年9月2日至9月9日,本院秉持推展國際醫療的初衷,參與員榮醫療體系所建構之國際醫療平台,前往蒙古國烏蘭巴托市進行義診及與當地醫院交流,9月7日晚上的義診結束後(表訂是晚上7-9點),大約10點左右,阿莫的爸爸跟9歲大的阿莫還有妹妹突然出現在下榻的旅館大廳,詢問義診的相關事項,隨即由本院骨科林坤儀醫師在翻譯的協助下,進行初步診療,原來阿莫四個月大時,不慎受傷,造成右側脛骨和腓骨骨折,由當地醫師以木板固定,9月大追蹤發現癒合不良,隨即在當地國立創傷醫學中心接受內固定鋼釘植入手術治療,之後的追蹤,發現一直癒合不良,反覆接受四次手術,最後一次還因為感染,遂移除內固定之鋼釘,一直保持右下肢脛骨和腓骨骨折癒合不良的狀況,甚至也因此影響生長,造成長短腳約15公分,所以阿莫的童年不能像其他蒙古小孩在草原上奔跑、騎馬。阿莫的爸爸深感愧疚,因為聽說台灣有醫療團來義診,所以想來詢問看看,有沒有其他方式,可以幫忙阿莫,像其他小孩可以自由自在的奔跑、行走。
 
在醫療團隊的初步評估下,原先認為是手術及感控的問題造成癒合不良,所以給予建議,可以來台就醫,但詢問相關費用後,阿莫的爸爸雖面有難色,但表示再怎樣借錢也要來台就醫,因蒙古當地的醫師都跟他說沒有解決的辦法,考量阿莫的經濟情況,本院秉持善盡地球公民的義務,決定提供無償的醫療服務,給阿莫一個健全的雙腳。
 
三軍總醫院指出,後續由本院骨科部小兒骨科王誌謙醫師評估,阿莫是罹患脛骨假性關節症,該疾病為一先天性疾病,發生率約25萬分之一,若罹患該疾病之兒童,不骨折就沒事,若發生骨折,就會發生癒合不良的情行,加上考量兒童生長的需求,致使阿莫的治療必須分多階段來進行;先天性脛骨假關節症是一種罕見的骨科疾病,發生率為約為1/25萬,臨床上易誤診為外傷性骨折,使用常規的骨折固定方式治療,結果經常因未能癒合,造成再次骨折,經過多次手術後造成畸形,長短腳,踝關節僵硬和足部畸形,且癒後不佳;儘管先天性脛骨假關節症的病因尚不清楚,超過一半的案例是與神經纖維瘤(Neurofibromatosis type 1)相關,但最近的文獻證實骨膜是先天性脛骨假關節症病變的主要部位,由於骨膜中破骨細胞活性過度活躍導致骨折後無法癒合。阿莫的病例就是典型的例子,在小時候一次輕微的創傷骨折後,使用石膏或是使用鋼釘固定,都無法使得骨折癒合,經過多次手術後甚至造成脛骨假關節及長短腳的後遺症。
 
本次手術主要目的是要先讓骨折癒合,之後再處理長短腳的問題,由於阿莫目前只有九歲,手術中要做截骨矯正手術合併伸縮髓內釘及鈦合金鋼板固定手術,在做完截骨矯正後的骨頭,骨頭形狀會跟手術前不一樣,使用伸縮髓內釘及鈦合金鋼板固定需要使用工具做適度的調整,以符合矯正後的骨頭的形狀,而且小孩子骨頭很小、很軟而且彎曲變形嚴重,因此我們結合三軍總醫院3D列印中心及國家實驗研究院的3D列印中心,在手術前先重建電腦斷層影像並重組成3D圖像,再透過3D列印技術列印出阿莫的1:1骨頭模型。透過此模型,除了能更清楚地向病人解釋病情,更能直接利用此模型進行多次模擬手術,在體外先做截骨矯正決定截骨位置及角度,並執行伸縮髓內釘及鈦合金鋼板固定,讓我們手術團隊更能熟悉整個手術過程,如此可減少手術的誤差以及縮短手術時間。
 
目前脛骨假關節症手術主要的治療方式是依照國際主流學者(Dr. Dror Paley)所建議的治療方式:由於骨膜中破骨細胞活性過度活躍導致骨折後無法癒合,因此在手術前兩週使用雙磷酸鹽(抑制破骨細胞活性),在手術時切開厚的骨膜,將脛骨的假關節分開後去除骨頭之間的任何纖維組織,切除脛骨的萎縮部位,以最大骨頭接觸面積使脛骨兩端彼此接近,由於腓骨也是有癒合不良及假關節的問題,因此腓骨也使用同樣的治療方式,由於阿莫目前只有九歲,因此他的生長板還在,手術時要保留生長板,因此我們使用伸縮髓內釘合併鈦合金鋼板來固定骨折的位置,讓骨頭的機械力學強度夠,而且可以保留生長板的功能,讓骨折癒合的同時,使用伸縮髓內釘可以同時讓骨頭繼續生長,最後再使用大量的骨頭合併自體骨髓以及生長因子,用來促進骨頭癒合,術後石膏固定三個月,術後三個月後要再使用雙磷酸鹽,用來抑制破骨細胞活性,才能使得骨頭癒合良好,待骨頭癒合後再進行骨頭延長手術,矯正長短腳的問題。
 
三軍總醫院院長蔡將軍表示,本院此次與蒙古國立創傷醫學中心合作,藉此達到『醫療無國界』的目標,也讓世界各國看到台灣的醫療實力與用心,為台灣的人道醫療外交,再向前跨一大步。
 
醫療團隊評估病患情況
醫療團隊評估病患情況
 
三總醫療團隊與蒙古國立創傷醫學中心合照
三總醫療團隊與蒙古國立創傷醫學中心合照
 
瀏覽數: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