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既國際又在地-長出來的衛武營

文˙鄧慧純 圖˙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外型像是來自外星球的太空船,但設計概念卻是從高雄當地根鬚盤錯的老榕樹群得到靈感,「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不僅外觀很前衛,營運團隊要做的事情也很搖滾,要在素被稱為文化沙漠的南台灣種出表演藝術的花朵,要站在台灣的南端向國際發聲。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衛武營提供)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衛武營提供)
 
從籌劃、興建再到開館,經過15年漫長的等待,今(2018)年10月15日,衛武營國際藝術文化中心(簡稱「衛武營」)開幕了。
 
開幕音樂會上,衛武營藝術總監簡文彬指揮的手勢就定位,片刻的寧靜像把籌備期的紛紛擾擾歸零,第一個音符揚起,正式開始。
 
夜間的衛武營像極了科幻電影中的場景,充滿未來感,與白天的樣貌截然不同。(林格立攝)
夜間的衛武營像極了科幻電影中的場景,充滿未來感,與白天的樣貌截然不同。(林格立攝)
 
向國際發聲
「其實對我們來講,這真的是所謂歷史上的一天。……這之前所有的準備,大家的通力合作,最重要的都是在向國際發聲。」簡文彬說。
 
1967年出生的簡文彬,22歲出國深造,30歲那年他受聘為德國萊茵歌劇院駐院指揮,44歲獲聘為終身駐院指揮,是極少數在世界古典音樂世界裡,指揮歐洲頂級樂手的台灣人。47歲那年他辭去德國萊茵歌劇院駐院指揮終身職,落腳在曾被稱為文化沙漠的高雄,成為衛武營國際藝術文化中心總監,「我之所以決定要回來,其實就是這個動力(在台灣向國際發聲),過去二十多年在國外看到台灣的處境,讓你希望可以回來為台灣做一點事情。」
 
衛武營開幕的新聞在歐洲擴散,迄今已有七十多篇外媒報導,英國《衛報》更以「史詩級鉅獻」為題,稱讚衛武營是地表最強藝術表演館。
 
不只是開幕時的曝光,衛武營的國際共製節目《驚園》與《杜蘭朵》,早在2015年即進行世界首演,《驚園》的靈感來自明代湯顯祖膾炙人口的崑曲名作《牡丹亭》,是由衛武營、美國林肯中心、美國斯波萊多藝術節(Spoleto Festival USA),與新加坡藝術節跨國委託、共同製作的獨幕歌劇,簡文彬在其中擔任指揮。台德共製的《杜蘭朵》則是簡文彬口中所說「不小心的成功案例」,這齣歌劇的幕後製作團隊,從導演黎煥雄、服裝設計賴宣吾、舞台設計梁若珊到影像設計王俊傑,皆不折不扣地來自台灣。這樣的機會不知道何時才會再發生,但「真的希望在歐洲傳統的歌劇、舞台劇的產業裡,我們有發揮的地方。」簡文彬說。
 
從屋頂天井射下的光線,形似陽光透過 樹梢撒下的氛圍。(林格立攝)
從屋頂天井射下的光線,形似陽光透過 樹梢撒下的氛圍。(林格立攝)
 
隨處可見的流線造型是衛武營的一大 亮點。(林格立攝)
隨處可見的流線造型是衛武營的一大 亮點。(林格立攝)
 
創作南台灣的表演藝術生態
大學畢業後出國深造,旅歐近30年,簡文彬迄今待在國外的時間比在台灣還久,之前常聽外界形容高雄是文化沙漠,這些名詞對他來說是個「傳說」,他還未親身經歷。但身為一位場館的經營者,簡文彬說:「我們必須要接受市場的樣態,然後『看看我們可以做什麼』。」
 
笑稱自己不會認枕頭,適應力很強的簡文彬,開始在衛武營揮動他的指揮棒。「我們為什麼不能發展屬於高雄的表演藝術風格呢?」他自己提問。
 
面對市場的開發,簡文彬認為先讓大家走進來,直接去感受,是現階段重要的事。他把在高雄藝文市場的耕耘也稱為「創作」,不管是文化沙漠也好,藝文邊陲也罷,他認為高雄就是高雄,高雄不是台北,也不需要是台北,發展專屬南台灣的藝文風格才是該當的。
 
旅歐多年的簡文彬回到台灣,把衛武營當作他另一個新的創作。
旅歐多年的簡文彬回到台灣,把衛武營當作他另一個新的創作。
 
而談到場館營運,「創造出一種欣賞藝文的生活型態,看到大家絡繹不絕到衛武營來,充分地利用衛武營的空間,這對我來說才是重要的。」為此,在籌備開館的過程中,簡文彬與夥伴們溝通,所有在表演館場中習以為常的規矩都被提出來討論,包括如何引導觀眾、接待、服裝、用語等等細節。藝術欣賞這件事應該不是一個四四方方、要立正站好的事情,不希望以台北怎麼做,所以高雄便如何來結案,他開玩笑著以高雄人騎車習慣「直接左轉」為例,面對高雄的觀眾自然不需要特意的咬文嚼字,服務的對象不同,服務的方式自然也需要調整,舉凡這些細節都需要再一次被提出,然後決定一種跟此地真正契合的方式。「對我來說,並不是在拚績效,它是一個大的創作,創作一個以高雄為中心的南台灣表演藝術生態。」簡文彬強調。
 
眾人的藝術中心
2015年,簡文彬喊出「眾人的藝術中心」的口號來定位衛武營。
 
這與打造衛武營建築的荷蘭建築師法蘭馨‧侯班(Francine Houben)的設計理念相呼應,她從在地的榕樹群得到靈感,設計的單一平面大波浪屋頂形同榕樹群樹冠相連的樣態,根鬚盤錯形成的樹洞,成了屋頂下的通路與休憩空間;透過天井射下的光線,形似陽光透過樹梢撒下的氛圍;因為風洞效應,樹冠下的廣場不時涼風習習;場館的平面坡道與衛武營都會公園的步道相連,自然而然地邀請民眾進入到榕樹廣場,共享這半戶外空間的舒適愜意。
 
流線曲面的屋頂下,室內空間則涵括了兩廳兩院──音樂廳、表演廳、歌劇院、戲劇院。
 
全台灣唯一採葡萄園式設計的音樂廳,讓聽眾形同圍觀著演出者,柏林愛樂音樂廳、洛杉磯的迪士尼音樂廳、東京三得利音樂廳、巴黎愛樂音樂廳等都採類似設計。廳內設置擁有9,085支發音管的管風琴,是亞洲最大規格的管風琴。
 
表演廳作為室內樂及獨奏會的演出場地,環繞空間的反音板、吸音簾、菱格牆面等設計,只為營造最佳的聲學效果。
 
要等到12月雲門舞集45周年「林懷民舞作精選」才正式曝光的歌劇院,是全台最大的劇場,廳內以台灣紅為主色,馬蹄形的席次安排,最多可容納2,260席。
 
戲劇院以台夫特藍為主色,舞台可視需求調整為單面鏡框式舞台及突出式的三面舞台,後者拉近觀眾與演出者的距離,觀眾能近距離感受表演者的喜怒哀樂,深刻體會戲劇張力。
 
國際級的規格,南台灣同樣也值得享受世界級的表演場地;但另一方面,簡文彬並不希望藝術就此被高高拱起,「我希望這邊會變成大家會喜歡來的『地方』,而不是一個『殿堂』。」因此,他們在榕樹廣場舉辦「衛武營樹洞」計畫,邀請民眾一起來做瑜珈、盪鞦韆;也曾舉辦「樹洞窺電影」,讓民眾悠哉地躺在榕樹廣場下,欣賞投放在鋼板曲面牆上的電影。而且衛武營沒有大門,是對所有人開放的平面空間,民眾可從四面八方接近,歡迎用各種方式親近衛武營。
 
每年舉辦的「衛武營藝術季」,國際論壇第一場一定是公民論壇,邀請各行各業來討論思考衛武營與自身的關係,試圖勾勒衛武營發展的服務,如何與外界連結?
 
踱步在場館中的時光迴廊,細讀衛武營的歷史,才知曉這廣域的空間從清領至日治時期就是軍事要地,戰後轉為新訓中心,1979年軍方釋出,1992年由曾貴海醫師等民間力量推動衛武營公園化,開始十餘年的南方綠色革命運動。2003年政府通過「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計畫,在都會公園內保留10公頃為作藝術中心用地,至2018年「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落成。這歷程一如總統蔡英文在啟用典禮致詞所言,代表台灣在空間解嚴與文化平權的努力。
 
國際共製,結合崑曲、視覺藝術的獨幕歌劇《驚園》, 2015年在國外首演後,將回到衛武營開幕季與國人見面。
國際共製,結合崑曲、視覺藝術的獨幕歌劇《驚園》, 2015年在國外首演後,將回到衛武營開幕季與國人見面。 
 
Let’s party
衛武營開幕季足足兩個半月,節目是匯集過去三年多衛武營營運推動小組的成果報告。
 
從2015年開始,衛武營利用下半年舉辦「童樂節」、「藝術祭」,與高雄市政府在上半年舉辦的春天藝術節接力,高雄的藝文人口慢慢地被滋養出來了。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推動的「衛武營馬戲平台」與「台灣舞蹈平台」。一年一度的馬戲平台是馬戲工作者的交流平台,同時也向社會大眾介紹以人為主「新馬戲」,讓民眾有機會親近這項平民藝術。台灣舞蹈平台也與歐陸年輕編舞家網絡平台Aerowaves締結合作關係,成為亞洲首個與其建立正式夥伴關係的組織。衛武營也成為今年年中由亞洲各國舞蹈專業人士所發起的「AND +」創始夥伴,集結亞洲舞蹈新能量,平台的創設就是要連結國際,讓台灣被國際看見。
 
「台灣舞蹈平台」的建置,帶起台灣與世界舞者的對話。圖為印尼編舞家里安多的作品《方寸之間》。(Wannes Cré攝)
「台灣舞蹈平台」的建置,帶起台灣與世界舞者的對話。圖為印尼編舞家里安多的作品《方寸之間》。(Wannes Cré攝)
 
衛武營擁有國際級表演場地,圖為以「台灣紅」為基色的歌劇院。
衛武營擁有國際級表演場地,圖為以「台灣紅」為基色的歌劇院。
 
啟用典禮「揭幕──璀璨閃耀」開幕音樂會上的曲目,特別挑選出身高雄鳳山、國內大師級作曲家蕭泰然的《來自福爾摩沙的天使》,以及同樣出身高雄的作曲家黃思瑜的《客家薪傳》和台灣青年作曲家王乙聿的《簧》,濃濃的在地味,同時向高雄這個偉大的港口城市致意。
 
夜間在戶外劇場舉行的《眾人的派對》,則是由德國藝術創意團隊phase7,與國內外百名表演藝術團隊如蒂摩爾古薪舞集X地磨兒部落、丞舞製作、Corby Welch、莊金梅、吉姆 Jimix、十鼓擊樂團等共同演出,展現表演藝術的多元面貌。
 
若用一種音樂類型來形容衛武營,簡文彬毫不猶疑地說:「當然就是交響樂囉!」各種樂器在樂章中都有自己的位置,一如衛武營的舞台是為各式各樣的人而存在,每個人都可以在這裡找到他的位置。
 
「衛武營這麼大,真的要靠大家一起去撐起來,而作為眾人的藝術中心,另一層意義就是大家要一起成長。」簡文彬堅定地說。
 
衛武營沒有大門,是對所有人開放的空間,歡迎來衛武營盪鞦韆、看電影,用各種方式親近它。
衛武營沒有大門,是對所有人開放的空間,歡迎來衛武營盪鞦韆、看電影,用各種方式親近它。
 
衛武營曾舉辦「樹洞窺電影」,讓民眾悠哉地躺在榕樹廣場下,欣賞投放在鋼板曲面牆上的電影。
衛武營曾舉辦「樹洞窺電影」,讓民眾悠哉地躺在榕樹廣場下,欣賞投放在鋼板曲面牆上的電影。
 
衛武營要站在台灣的南端向國際發聲。(林格立攝)
衛武營要站在台灣的南端向國際發聲。(林格立攝)
 
以上全文轉載自光華雜誌
瀏覽數: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