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人道關懷 台灣路竹會醫療團前進約旦札塔里難民營義診

醫療救援為主的台灣路竹會,前進約旦的敘利亞難民營義診,撫慰戰火下逃難倖存的2000多名病患;此舉,不但讓醫療志工看見戰爭的無情,也讓難民感受台灣人道關懷組織對他們的付出,甚至連代表處官員都建議路竹會在約旦設據點。
 
台灣路竹會醫療團一行38人,選在107年的耶誕節前夕,前往約旦札塔里難民營義診。(圖/台灣路竹會提供)
台灣路竹會醫療團一行38人,選在107年的耶誕節前夕,前往約旦札塔里難民營義診。(圖/台灣路竹會提供)
 
約旦政府2012年7月設置的札塔里(Zaatari)難民營,收容逃離內戰的敘利亞人,目前在此居住的合法難民85000多人,目前為是世界上第2大的難民營,也成了約旦的第4大城市;除有來自各國捐贈的組合屋當住家外,也有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所提供與支持的學校、青少年中心、美術教室等場所;另這裡還有所謂的「市集一條街」,提供難民在此生活起居所需的一切。
 
札塔里難民營內設有一處婦產科中心,2名醫師、3名接生助理輪班,負責隨時待命接生,這裡每月「自然產」的孕婦約150人;台灣路竹會醫療團一行38人,包括7名西醫、2名中醫、1名牙醫、4名藥師、1名醫檢師、7名護理師、16名志工,特選在107年的耶誕節前夕、12月22日啟程,先抵達約旦首都安曼後,再搭1.5小時的車程到札塔里難民營。
 
台灣路竹會醫療團在札塔里難民營義診5天,每天約看診500名、共看診2171名難民,其中小朋友佔6成,先天聽力缺損的小朋友,每天約5、6位;耳鼻喉科醫師張廷碩指出,這次碰到一名6歲雙側重度聽損的兒童,他在大約3歲時,曾在敘利亞做過人工電子耳的植入手術,經戰火逃到難民營後,電子耳功能逐漸失常,因此又變得聽不見且不會講話,初步研判可能是缺乏後續調整追蹤緣故。
 
難民營內雖有醫師駐診,但因病患眾多,必須嚴格控管進出;台灣路竹會醫療團在札塔里難民營義診5天,共看診2171名難民。(圖/台灣路竹會提供)
難民營內雖有醫師駐診,但因病患眾多,必須嚴格控管進出;台灣路竹會醫療團在札塔里難民營義診5天,共看診2171名難民。(圖/台灣路竹會提供)
 
值得一提的是,在敘利亞人工電子耳手術是由政府免費提供的,這次幫義診翻譯的隨行護理師感嘆,「是敘利亞搞砸了自己原有的安定,真希望戰爭能趕緊結束!」另外,有位聽損的16歲男孩,從出生後就不會說話,這可能和聽力受損有關,當天來診時也只能告知他,要他到附近NGO組織先接受聽力檢查,並做後續助聽器的配戴。
 
雖然他們做聽力篩檢是免費,但後續助聽器的選配,可能是遙遙無期,因為據當地的醫師說,若有機會的話,助聽器的選配,最快等候的時間至少也需2年,為此台灣路竹會會再確認助聽器所需的音頻條件後,提供相關的協助;此外,眼科門診也發現一名22歲年輕男子,眼睛水晶體疑因受到炸彈的光害損害,導致逐漸模糊出現外傷性白內障,影響正常視力。
 
這次義診也碰到3名被炸彈傷及脊椎案例,醫師王禎毅看診22、35歲2位男子,他們當時雖曾在敘利亞緊急開刀取出流彈,但下半身及腳已呈現肌肉萎縮的現象,走路得倚賴拐杖或是輪椅助行,大小便只能靠尿布解決;另名19歲女生Ola Addb Al-Koud,也是脊椎遭炸彈傷及,在開刀後3個月即和家人逃到約旦避難,雖在約旦2度開刀,但術後目前僅能倚賴固定式的輔助器行走。
 
王禎毅也發現,這名少女雖術後比起其他人幸運,但行走仍需復健和仰賴輔助器協助,且有垂足症情況,造成她走路腳趾無法正常行走,雖等待矯正輔助器已超過4年;但Ola Addb Al-Koud仍不放棄,希望在獲得改善後,可過正常的生活,她更盼望有機會讀心理諮商方面的課程,讓和她一樣遭受戰火的難民可以有安慰和抒發管道,幫助更多如她一樣需幫助的人。
 
台灣路竹會醫療團此行的團長李翔醫師表示,這次義診讓2個沒有接觸過的國際非政府組織(INGO)首次合作,但路竹會的義診模式及服務態度,讓JHAS(約旦健康援助協會)非常欽佩與肯定,義診結束後制作印有雙方Logo的水晶紀念碑,及JHASI的工作背心送給路竹會做紀念;協助路竹會義診的約旦台灣商會會長黃麗玲說,醫療團隊在敘利亞難民營的成果斐然及廣受肯定,是「台灣之光!」
 
進入札塔里的難民營必須要有通行證,經台灣路竹會工作人員百般的拜託下,終於通融准許帶回通行證,讓這次服務的醫療團員當紀念。(圖/台灣路竹會提供)
進入札塔里的難民營必須要有通行證,經台灣路竹會工作人員百般的拜託下,終於通融准許帶回通行證,讓這次服務的醫療團員當紀念。(圖/台灣路竹會提供)
 
瀏覽數: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