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約旦Zaatari全紀錄5】醫護員盼戰亂速終結

台灣路竹會協助敘利亞難民
台灣路竹會協助敘利亞難民
 
敘利亞戰爭今年屆滿8年,2018(去)年底,聯合國發布2019至2020年區域難民和復原計劃(Regional Refugee and Resilience Plan) ,用於支持土耳其、黎巴嫩、約旦、埃及和伊拉克為解決敘利亞危機,給予高達55億美元援助計劃。
 
敘利亞內戰讓數萬計的家庭破碎,數萬人身心受創無法復元。(攝影:許雅慧)
敘利亞內戰讓數萬計的家庭破碎,數萬人身心受創無法復元。(攝影:許雅慧)
 
Zaatari難民營剛度過第7個冰冷冬天, 在近8萬名敘利亞難民,營地,已成為他們臨時最好的避風港。
 
敘利亞境內衝突開始以來,鄰國一直慷慨解囊並接收大量難民,為他們提供避難所、保護及提供許多公共服務,讓越來越多難民聚集在此,儘管,難民逃難潮恐造成對這些國家衝擊影響。
 
目前,約有560萬敘利亞難民,在土耳其、約旦、黎巴嫩等這些國家申請區登記,100萬新生兒流離失所。曾擔任聯合國難民署(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UNHCR)特別親善大使的Angelina Jolie,三次造訪Zaatari,戰爭讓敘利亞人家破人亡,年輕女孩被迫早婚或童工現象,她更是心疼不已。
 
「處理難民問題深具挑戰,物資和金錢,醫療各種問題,須不間斷共同齊心投入才行,我們更希望世界NGO團體和有心人士,共同持續關心這裡」,駐約旦Zaatari難民營JHASI組織Ahmad S Ajlouni 博士這麼說。
 
敘利亞難民在什麼地方登記
 
聯合國難民處約旦Zaatari難民營2018年4月統計報告,Zaatari當時7萬8804名難民,有近20%的人未滿五歲。 20%的家庭是女性領導者,9,000名 難民有工作許可證。
 
Jordan - Zaatari Camp(資料來源:聯合國難民處)
Jordan - Zaatari Camp(資料來源:聯合國難民處)
 
聯合國難民處在約旦Zaatari難民營2018年4月統計的報告數字,7萬8804名難民中未滿5歲有近20%比例。(攝影:許雅慧)
聯合國難民處在約旦Zaatari難民營2018年4月統計的報告數字,7萬8804名難民中未滿5歲有近20%比例。(攝影:許雅慧)
 
在這裡,至少41個人道主義合作夥伴在此協助難民外,並有約旦敘利亞難民事務局(SRAD),公共工程和政府部住房(MPWH),衛生部(MoH)和教育部(MoE)四個政府單位一起通力合作,希望能讓敘利亞難民門無論在教育、或醫療、衛生乃至民生水電上,都能更加妥善輔助與照顧。
 
約旦JAHSI與台灣路竹會兩個國際NGO首次合作,一起為敘利亞難民免費看診。(攝影:許雅慧)
約旦JAHSI與台灣路竹會兩個國際NGO首次合作,一起為敘利亞難民免費看診。(攝影:許雅慧)
 
難民營裡雖設有學校中心,從2017年至2018年,入學率增加了3.4%。 目前,約有2萬1400名兒童,佔53%女孩和46%的男孩從符合條件的人口(5-17歲)的28,599人入讀正規學校。
 
但部分家庭的孩童,其實還未能接觸學齡教育,有些難民在還沒逃離敘利亞,就身懷2-3個孩子一起到約旦或其他鄰國,直到在難民營暫時安置獲得居住的照顧後,部分難民會為了孩子未來或享有更好的教育,則出外選擇打工或爭取工作證,並進一步向他國尋求難民庇護,就是希望能給下一代更好的生活,不因戰爭分崩離析,讓孩子對未來失去憧憬。
 
難民營裡雖設有學校中心,但很多學童內心仍揮之不去戰爭所帶來的衝擊,至今排斥入讀正規學校。(攝影:許雅慧)
難民營裡雖設有學校中心,但很多學童內心仍揮之不去戰爭所帶來的衝擊,至今排斥入讀正規學校。(攝影:許雅慧)
 
然而,為了讓這些難民下一代可以享受好的公平教育對待,約5500名兒童接受非正規教育, 3500名青年可接受技能培訓營地中機會,他們獲得認證後,將此基礎作為未來教育學習機會優先選入的重要事項。 來自難民營共102名難民,也獲得難民DAFI獎學金補助,並在約旦大學繼續學習。
 
戰爭讓孩子們目睹死去   害怕重返校園
 
難民營內有5所學校約近1萬5500名兒童,很多孩子還沒遭遇到戰爭前,可以正常就學,經過戰爭洗禮,學校毀了,他們逃離家鄉被迫來這裡,一切都得重新開始。
 
一名母親告訴《上報》記者,她的孩子當時在敘利亞念小一,來這難民營已有6年,孩子遲遲不願去上學,因為她總是哭著告訴她,害怕想起當時被戰火轟炸地的同學和老師,那時候,她被軍隊醫院救了出來滿身血,如今,她總是悶悶不說話,這裡的老師鼓勵她去上課認識新同學和環境,但她就是不願意。
 

 
醫療輔助器材缺乏   「等了兩年還沒下文」
 
Zaatari難民營內設有一處婦產中心,24小時輪班接生,人力配置有1名醫師,2名助產士和3名護士, 其他時間看門診,檢驗室設備算完全。
 
難民營內設有一處婦產中心,24小時輪班為孕婦接生。(李翔醫師提供)
難民營內設有一處婦產中心,24小時輪班為孕婦接生。(李翔醫師提供)
 
婦產中心一個月可受理150名孕婦自然產,這裡只負責自然產,若碰到疑難雜症者,將立即轉往約旦境內其他大醫院處理。
 
難民營內設有一處婦產中心。(李翔醫師提供)
難民營內設有一處婦產中心。(李翔醫師提供)
 
難民營此婦產中心只接受自然產,1個月可受理150名孕婦。(李翔醫師提供)
難民營此婦產中心只接受自然產,1個月可受理150名孕婦。(李翔醫師提供)
 
這裡不少難民受到敘利亞戰爭炮彈波及,至今遲遲無法得到良好的後續醫療補助。一名6歲雙側重度聽損的孩子,大約3歲曾在敘利亞做過人工電子耳植入手術,不過逃到難民營後,電子耳功能逐漸失常,變得聽不見且不會講話,初步研判可能是太晚植入,功效不佳,加上缺乏後續調整追蹤的緣故。
 
另外,第二位聽損的16歲大男孩,出生後就不會說話,甚至也沒發覺不會說話,醫師判斷,可能是與聽力有關。醫師告知他到附近NGO組織先接受聽力檢查,並做後續助聽器配戴。雖說聽力篩檢是免費的,但後續助聽器選配,則是無時限的漫長等候,等候時間至少要兩年。
 
這裡難民因受到敘利亞戰爭砲彈波及,台灣耳鼻喉科醫師張廷碩說,這次接觸不少年紀輕病患因聽力受損配戴的電子耳功能逐漸失常,等了兩年還沒下文。(攝影:許雅慧)
這裡難民因受到敘利亞戰爭砲彈波及,台灣耳鼻喉科醫師張廷碩說,這次接觸不少年紀輕病患因聽力受損配戴的電子耳功能逐漸失常,等了兩年還沒下文。(攝影:許雅慧)
 
值得提的是,在敘利亞,人工電子耳手術是政府有給付的手術,可見,敘利亞在戰前是一個福利不錯的國家。
 
Zaatari難民營自治會會長Sheikh Yusuf Dali Al-Sumair(Abu Harb)表示,在難民營內,雖有許多國際醫療組織和無國界醫師到此為難民免費看病,但多數僅止一般醫科或內科,其他專業科別,如牙科、眼科、復健科、精神科等卻很缺乏。
 
在難民營內缺乏專科醫師,難民聽聞有其他醫師到場,一大早蜂擁搶著要看病。(攝影:許雅慧)
在難民營內缺乏專科醫師,難民聽聞有其他醫師到場,一大早蜂擁搶著要看病。(攝影:許雅慧)
 
難民一大早蜂擁搶著要看病。(攝影:許雅慧)
難民一大早蜂擁搶著要看病。(攝影:許雅慧)
 
此外,當年從敘利亞逃亡到此的難民,有些人必須等待洗腎,Sheikh Yusuf Dali Al-Sumair無助地說,難民營醫療補助有限,許多難民即使接受過手術,但仍須靠術後復健或其他電子器輔助,偏偏救援醫療物資相當匱乏,很多人最後常因腎衰竭病亡,或至今無法正常聽聲音和說話,嚴重影響他們生活。
 
台灣路竹會醫療團,共出動眼科醫師,為難民配戴老花眼鏡。(攝影:許雅慧)
台灣路竹會醫療團,共出動眼科醫師,為難民配戴老花眼鏡。(攝影:許雅慧)
 
台灣路竹會醫療團,共出動牙科醫師,為難民拔牙。(攝影:許雅慧)
台灣路竹會醫療團,共出動牙科醫師,為難民拔牙。(攝影:許雅慧)
 
這次義診,也碰到3名被炸彈傷及脊椎案例。台灣醫師王禎毅接獲2名大約22、35歲男子,他們當時雖曾在敘利亞緊急開刀取出流彈,但至今走路得倚賴拐杖或是輪椅行走,甚至下半身部分腳無力且呈現癱瘓萎縮,大小便只能靠包尿布,來維持正常排便清理。
 
營內所有難民從出生起,只要拿這本醫療卡就可以免費看病。(攝影:許雅慧)
營內所有難民從出生起,只要拿這本醫療卡就可以免費看病。(攝影:許雅慧)
 
許多人受到戰爭炸傷的敘利亞難民,大多不願受訪,主要是會令他們回憶起這段傷心的過去和傷害。
 
這裡也有不少年輕小媽媽或早產兒出生。圖為6個月大女嬰,前來時有呼吸困難情形。(攝影:許雅慧)
這裡也有不少年輕小媽媽或早產兒出生。圖為6個月大女嬰,前來時有呼吸困難情形。(攝影:許雅慧)
 
不過,另一名脊椎遭炸彈傷及的19歲女生Ola Addb Al-Koud,她經由我們小心翼翼地和她充分地溝通後,決定正面看待我們詢問與關心,也願意將自己攤在眾人眼前。
 
少女Ola Addb Al-Koud有很好的手藝,但炸傷至今兩次手術,讓她更堅強想靠自己雙腳走出人生,幫助如她一樣需要幫助的人。(攝影:許雅慧)
少女Ola Addb Al-Koud有很好的手藝,但炸傷至今兩次手術,讓她更堅強想靠自己雙腳走出人生,幫助如她一樣需要幫助的人。(攝影:許雅慧)
 
Ola Addb Al-Koud說自己原本就喜歡手工藝,內戰期間,她的脊椎遭流彈打傷,雖然當時緊急在敘利亞開刀,並順利將流彈取出,但因戰爭持續不斷,開刀後三個月就和家人共7人逃離家鄉,來到約旦後,又接受二次開刀手術,目前只能用輔助器幫助行走。
 
少女Ola Addb Al-Koud的手藝。(攝影:許雅慧)
 
「我還是希望在不使用輔助器下行走,並繼續參加考試研讀心理諮商及工作」Ola Addb Al-Koud這麼說。對她來說,戰爭帶給她的,不只是肉體難以撫平的創傷,她希望能藉由自己未來專業學識和訓練,幫助敘利亞同胞也能在創傷中走出陰霾。
 
醫護員嘆:敘利亞搞砸原有安定,盼戰爭趕緊結束
 
這次在JAHSI擔任翻譯的黎巴嫩醫師Mohammad Al-Tahat說,我希望,在醫學實踐方面有更多的經驗,尤其是難民營。來這個組織工作6個月以來非常高興,因為我的工作重點是人道方面,而不是唯物主義方面,特別是敘利亞難民,如我的兄弟(阿拉伯人),在我的宗教中,每個人都應該幫助另一個人。
 
Mohammad Al-Tahat(右)說,幫助敘利亞難民是非常開心的事;左為日本醫師野間口佑基。(攝影:許雅慧)
Mohammad Al-Tahat(右)說,幫助敘利亞難民是非常開心的事;左為日本醫師野間口佑基。(攝影:許雅慧)
 
此外,這次義診組織JHASI擔任翻譯的隨行護理師也感嘆:「是敘利亞搞砸了自己原有的安定,真希望,戰爭能趕緊結束。」
 
 
採訪後記》
戰爭無情,瞬間撕裂人們最深的親情、友情與愛情。沒多少人能冷靜地接受命運撥弄的結果。敘利亞內戰至今近8年,還有人至今留在敘利亞境內躲避戰火求生存。在採訪的故事中,顛沛流離在他國敘利亞難民,還有更多不為人知的辛酸,令人不捨、心疼。對敘利亞難民而言,踏上回家的路仍需漫長等待。戰爭未平,難民援助工作需要各界鼎力協助,台灣和約旦兩個跨國NGO首次合作,讓敘利亞難民們真正獲得醫療直接改善,盼這樣合作能夠持續下去...
 
 
以上全文轉載自 上報UP MEDIA
瀏覽數: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