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前美軍特種部隊成員成立H.O.P.E,為非洲象帶來希望(上)

文/陳啟明
 
根據美國相關機構統計,世界每年有20,000到40,000隻大象遭到獵殺。根據記錄,不到100年以前,地球上大象總數共有1000萬,到了今日,全球大象數量驟降到45萬隻。由於象牙走私貿易問題,世人正面臨永遠失去這種陸上最大野生動物的危機。
 
在以中國為首的一些亞洲國家或地區有著象牙能用於治頑疾或強健體魄的迷思,造成象牙被視為黑市搶手的高級藥材,價格高達每磅1000美元(折合新台幣30,800元),龐大利益使得不肖商人罔顧法規,跨國的整個貿易鏈難以整頓,十分猖獗。
 
帶來希望的 H.O.P.E
Humanitarian Operations Protecting Elephants (簡稱H.O.P.E.)是美國的一個以杜絕非法偷獵野生大象為宗旨的NGO組織,為非洲推行的反偷獵和反野生動物販運計劃提供全面培訓、諮詢、援助和採購服務。HOPE作為橋樑,匯聚經驗豐富的環保專家、美國退伍軍人、永續發展專家和企業家的寶貴知識與技術,為非洲夥伴提供反盜獵協助。
 
服兵役與非洲結緣,盼為生態盡心力
H.O.P.E創辦人兼負責人 Steve Brignoli 成長於美國東北部的一個小鎮,在弗曼大學取得美術和平面設計學位後加入美軍第173空降旅服役,擔任攻伊拉克任務中的XO(美軍職銜,即Executive Officer),後來更加入美軍與非洲攜手部署的第10特種部隊。退伍後, Steve Brignoli 的角色轉為一名傑出的創業家,從國防項目承包到健身訓練事業無所不包。
經過兵役洗禮、商場歷練,勇於追求突破的 Steve Brignoli 不止步於此,他繼續尋求人生下一高峰。他想起在非洲服役期間親眼目睹非法象牙貿易是怎麼血淋淋的摧毀自然生態,共犯結構又是如何龐大。非洲的野生環境帶給他一生難忘的美好體驗,這使他想回饋的心情無法停止,最後,他將這份心意化為實際行動,創立H.O.P.E.。
 
H.O.P.E.做了什麼?
H.O.P.E.能同時提供一站式方案和客製化解決方案給合作夥伴。為了使「非洲反偷獵和反野生動物販運計畫」成效更佳。H.O.P.E會與合作國深入磋商後,提供適合該國社會、政治和經濟情況的服務。
 
舉例來說,目前H.O.P.E.正與莫三比克、辛巴威和衣索比亞合作,為這些國家由特種部隊組成的保護動物隊提供各項培訓,包含:巡邏、跟踪、自衛、證據採集等技能,另一方面,H.O.P.E.為他們採購升級設備,如雙向無線電和夜視鏡,除了幫助動物保護隊便於執勤,統一的裝備也能提高反盜獵工作者的識別度,長期下來有助於大眾認同。
 
動保工作的最大挑戰?
Steve Brignoli說,對一般農民而言,野生動物保育不僅難兼顧生計,許多野生動物保護政策更是直接損害農民的經濟利益。相較之下,盜獵商能開出優渥的報酬收購動物,經濟困頓的農民經常更樂於與盜獵商合作,畢竟參與保護大象工作沒有酬勞,還必須忍受野生動物對作物的傷害,有時甚至造成生命危險;生態平衡的理想對農民的生活太遙遠,沒有太大誘因。
 
H.O.P.E.在坦尚尼亞有非常多的調查顯示,為了配合野生動物保護計畫,當地人原有的居住自由被剝奪(配合計畫,他們需要搬遷原居處),這是他們促使他們加入盜獵的主因,而不是貪圖非法象牙販售的利潤
 
而另一端的辛巴威情況有所不同。辛巴威過去依靠外銷野生動物戰利品至歐美增加貿易額,但是自從歐盟頒佈法令禁止瀕危物種戰利品入境以後,該國狩獵收入大幅減少,許多人便轉而加入大象盜獵市場。
 
 
H.O.P.E.遇到的問題確實是全世界任何國家推行環境保護政策時都會遭遇到的。顯而易見地,無論世界各國政府、聯盟(如歐盟)與非政府組織或大聲疾呼、或頒佈禁令、或大刀闊斧的革除盜獵商,這個產業鏈始終風頭一過馬照跑、舞照跳,難以根除。
 
無論我們多麼明瞭盜獵將造成的嚴重後果,也不得不正視,象牙產業的興亡完全取決於市場,而非政府政策。
 
儘管政府與民間社會企業、非政府組織這些年來終於能正視這個問題,積極研擬使鄉村人民與繁盛的野生動物共生、共榮的方式,但是成功的例子仍屬少數;在共生計畫得以大規模拓展以前,要杜絕農民與盜獵商合作還是最大挑戰。
 
談完了非洲堪比工業規模的大象偷獵產業,我們知道,解決這個問題不能單靠法令的硬碰硬,對於老百姓來說,比起嚴刑竣法,更有效的阻止方式還是給予更多利益。一些有識之士主張,正視百姓需求,一方面發展基礎設施,使生態可持續,同時規劃利多措施,讓鄉村人民也能從中獲利。
 
H.O.P.E.與各國合作的成功案例,將於下則文章中分享。
 
瀏覽數: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