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前美軍特種部隊成員成立H.O.P.E,為非洲象帶來希望(下)

文/陳啟明
 
H.O.P.E是由美國人創立的野生象保護非政府組織。非洲大陸的象牙走私一直是龐大難以撼動的跨國性問題,儘管在各國政府與H.O.P.E合作下,動保在軟硬體方面都有所提升,但這一步僅是提供深受走私所苦的國家一些喘息的空間,不能根本解決盜獵問題。以辛巴威為例,農村人口因動保政策而遭受生活限制,同時走私商又對大眾宣傳「協助盜獵象牙能脫貧」,因此解決方案必須以激勵民眾優先,且能促使大家繼續投入資源,用於保育大象族群。
 
雙贏的「原住資源共生區域管理計畫」
辛巴威大多數人口生活在覆蓋全國約50%的農村,這些區域同時也是大象與各種野生動物的棲息地。因應辛巴威當地特殊的群落共生環境,並緊扣前述激勵民眾、資源持續的基本原則,H.O.P.E 提出「原住資源共生區域管理計劃(The Communal Areas Management Program For Indigenous Resources,CAMPFIRE)」。該計畫的基本概念是由地方政府(區議會)租用村落,由官方經營合法狩獵事業、野生動植物觀光園區、或者其他事業項目。這些項目產生的收入80%回歸到農村社區,由當地居民共同決定如何花費。其餘20%則用於共生區域的管理與營運。
 
CAMPFIRE計畫首先在基層地方的生態改革取得成功,為了避免各區域單打獨鬥,使努力曇花一現,各共生計畫點還需要進一步串接。H.O.P.E接著鼓勵政府有關上級部門攜手研擬野生資源經濟方案,幫助共生區域更多樣性發展、也輔助點與點、地方與中央間交流,並制定國家級的野生資源利用計畫,可期待最終發展出完整健全的野生經濟市場。
 
主張開放受管制的狩獵活動
與民眾一般熟悉的動保團體有所不同,H.O.P.E雖以保護野生象為宗旨,但是卻不認為狩獵行為必須完全禁止,而是更支持「受管制、有限度的狩獵活動」;國際上較為普遍認可的《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生物多樣性公約(CBD)》和《保護遷徙物種公約(CMS)》的「阿迪斯阿貝巴原則」也都是傾向保護生物多樣性,使野生資源生生不息。
 
H.O.P.E創辦人提到,狩獵產業的興亡,也會影響非洲國家其他產業發展,例如攝影觀光、出口貿易。在資源相對匱乏的國家裡,百姓能賴以生存的選擇不多,完全禁止狩獵的結果可能直接造成成千上萬家庭生計危機;且在許多原住民文化中,狩獵是與人類尊嚴直接相關不可剝奪的一環,完全禁止狩獵形同文明欺壓,在《生物多樣性公約》第一條即明確肯定原住民擁有先於國家的自然主權。事實上,有限度的狩獵行為也有助於生物平衡。
在莫桑比克,由合法狩獵經營商 Zambeze Delta Safaris 於旗下 Coutada 11、12 狩獵園區進行限制性狩獵計畫,幾年下來,成功將數量稀少的開普水牛(Cape Buffalo,一種南非原生的黑色大水牛)由1,200隻增加到20,000以上、黑貂(Sable)數量從44隻增加到超過3,000隻。就是計劃性狩獵幫助瀕危動物復育的知名案例。
 
鼓勵中國攜手合作,建立跨國健全狩獵貿易產業
在這個立場之下,針對象牙最大走私出口國-中國,H.O.P.E並不認為是絕對的對立國家,而是希望能合作建立合法進口制度,成為打擊走私的重要合作夥伴。
 
當前中國政府對狩獵走私的主流態度較偏向動物生命權團體,嚴格禁止狩獵,然而顯而易見地,法令上的限制並沒有使象牙消失在中國土地上,而是造成走私橫行,對國家稅收、進口貿易、非洲象權益造成三輸局面。
 
作為70%非洲象主要輸入國,中國可以開發一套標準象牙認證體系,就如同現有的木材認證體系一樣,提供供應商,零售商和消費者辨別象牙來源是否合法有保障。
另一方面,H.O.P.E也呼籲中國合法象牙貿易商可以組成非洲象保護組織,對於野生象的永續生態提供支援,例如參與非洲象保育計畫、將企業社會責任(CSR)的預算運用在非洲象保育中,類似美國的「2%保護計畫」,鼓勵企業與個人將1%時間+1%金錢貢獻於物種保育。
 
未來,H.O.P.E 期許成為國際指標性的非洲反盜獵、反野生動物走私的全面支援服務提供夥伴;為了達成此一目標,在現有成果下,還需持續追蹤非洲、中國和全球野生動物保育以及狩獵活動的趨勢,務使H.O.P.E一直掌握最完整、最新情況,以便在合作夥伴面臨任何困難時第一時間提供最有效協助。
 
H.O.P.E目前主要活動在莫桑比克,辛巴威和衣索比亞,縮小這些國家的盜獵和走私網絡,同時繼續積極拓展非洲其他地方的合作機會。
 
另一方面,H.O.P.E也留意到社群力量對於動物保護能發揮巨大作用,因此也會更加著重組織的社群經營、運用社群媒體宣傳他們做了哪些努力。畢竟一般人無從知曉遠在非洲的情況,但是若有機會讓更多人了解,將會發現擁有共同理念的人遠比想像中還多。
 
瀏覽數: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