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兩次義診,一輩子的感動

圖.文/詹秉霖x希望之芽
 
檢查牙齒是否蛀牙
檢查牙齒是否蛀牙
 
看著一輛輛的卡車將失落的村民在離開園區,體力早已透支的我無力地垂下頭,拚盡了全力,卻無法滿足所有的村民的需求,明明給予幫助的應該是我們,但我卻絲毫沒有完成任務的雀躍感,失落感沉重的壓著我,喘不過氣,在返回飯店的路上,我走著卻困在原地,若是那時,我可以再積極一些,我是否可以多看一些病人,若是那時,我可以更有效的組織同學們,我們是否可以讓更多病人擁有看病的機會。
 
抱著上回的遺憾,我再次回到了柬埔寨,但這次,陣容更加盛大,不只有建中自己,還有中山女高的參與,我從未想過109班的服務學習計畫,如今竟然變得如此大規模,上回109班的老班底只剩下四個人(當然還有我們尊敬的徐建國校長、黃世穎老師和摺紙教學達人小喬以及上回合作過的醫師、護理師),在加上不同的醫療組別、全新的工作夥伴,對我而言,這也是一個全新的挑戰,我不只是一名義工,有過一次義診經驗的我們,必須引導這些頭一回去義診的學弟學妹,讓整個義診的流程更加順暢;上回我的組別是西醫組,主要的工作是量體溫、量血壓,做初步簡單的檢查以及包藥,但是這次我被分到拔牙組,上回參與拔牙組作業的同學紛紛表示我即將忙到不可開交,因為柬埔寨人的口腔清潔做得實在是馬馬虎虎,因此蛀牙、牙周病等病症實屬家常便飯,果然,到了園區,眾人還來不及就定位,大批柬埔寨村民宛如活死人般大批「襲來」,一個早上就看了100人左右,和我搭檔的林浩然醫師也苦笑表示:才一個早上,感覺已經把一個禮拜的門診都看完了。而且這些病例基本上一個人都要拔2-3顆牙,其中又以後排的大臼齒最多,這類牙齒在台灣是最難處理的,更何況在柬埔寨、在器械不足的情況下,我們只有最簡單的拔牙鉗、麻藥槍以及elevator(拔牙挺),因此醫師們都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也就是打完麻藥後直接連根拔起,有些有殘根的還必須用elevator慢慢地挖,基本上每看一個病人都得做一回,因此,我們能做的就是在醫師下指示前先裝好麻藥、看完病例後先去拿取這個個案所需的器械以及安撫病人的情緒,這一回拔的牙齒實在是多如繁星,我也不記得大概看了幾個病人,我只記得在安撫小朋友的過程中,一個三歲的小男孩,後牙蛀了一個大洞,輕輕碰一下,難以名形的痛楚便襲向他,但這位小勇士在拔牙的過程中既不吵鬧也不哭泣,勇敢、堅強是這回柬埔寨人帶給我的感受,看著如此多的病患,我的眼淚在奪眶而出的剎那旋回原處,他們活著,但因為疼痛,他們如同死去,this is why we are here!
 
因為他們的需要,才會有這麼多善心人士的伸手援助,在此,我要對這次一同參與希望之芽義診活動的人員獻上最大的尊敬,「當你願意去做其他人不願意去做的事情時,你與成功的距離僅僅咫尺」,這是上次前衛福部長林奏延隨隊時,他對我個人的勉勵,並不是每個人都願意來到柬埔寨、來到一個都市文明遠遠不如台北的地區進行服務,因此再一次,對這次義診的團員致上敬意,也希望沒有參與過義診活動的朋友們,看到這篇文章後,給自己一個機會,說不定,你的人生,會因為一次義診而有所改變!
 
西醫組義診
西醫組義診
 
拔牙組全體同仁
拔牙組全體同仁
 
安撫病患的情緒
安撫病患的情緒
 
準備器械
準備器械
瀏覽數: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