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確認過眼神,眨個眼就能讀出你的心!——森思眼動給身障者的溫暖科技

過去受限技術,許多充滿潛能的身障者因而成為被遺落的一群。 圖/森思眼動提供
過去受限技術,許多充滿潛能的身障者因而成為被遺落的一群。 圖/森思眼動提供
 
靠著眼動技術,森思眼動為無法行動自如、向外界表達的身障者,找到了新生命。
 
「沒有人會笨到做身心障礙者,畢竟難度實在太高。」森思眼動執行長陳信至自嘲,公司會開始協助身障群體,其實是一場意外。一開始,森思眼動是想透過眼動系統分析消費行為,投入電商市場。直到2015年陳信至為了幫助罹患漸凍症的朋友,設計呼叫系統,才誤打誤撞跨入身障領域,化身為社會企業。
 
陳信至解釋,眼控技術早已存在多年,但過去的眼動設備要不體積龐大,抑或是必須在特定機器才能使用,無法有效幫助身障者,對許多連走出家門都困難的身障者,根本「看得著卻用不到」。
 
現在身障者的生活不再困難重重。不論身障者、或是臥病在床、無法行動的銀髮族,只要在電腦螢幕前裝設上輕巧的感應器,就能以眼球控制電腦,靠著目光移動,能夠隨意點擊電腦、瀏覽網頁及自在的拼字。
 
今年10歲、患有肌肉萎縮症的小寬,過去因無法表達被醫生判定為重度智能缺陷,但透過眼控系統,小寬成功用眼打字、說出想法,現在他不但可以發信、上網搜尋日本鐵道影片,更因此獲得醫生重新鑑定身障卡,拿掉重度智能障礙的標籤。
 
過去類似小寬的身障者,受限於鑑定技術,往往成了被遺落的一群。
 
為了向外界推廣,森思眼動除了研發技術,還親自研發軟體教材。 圖/森思眼動提供
為了向外界推廣,森思眼動除了研發技術,還親自研發軟體教材。 圖/森思眼動提供
 
森思眼動成功幫了一把身障者,但最初的推廣過程卻是困難重重。陳信至表示,團隊成員都不是身障、社工相關背景出身,連什麼叫做輔具都搞不清楚,身障者的需求是什麼也弄不清楚。就算將眼控技術介紹給對方,往往也因為不懂得如何使用而興趣缺缺。最後,森思眼動只好再下海,自己設計教案、教學軟體,示範使用方式。
 
不少身障的孩子,在早療階段接觸了森思眼動的設備後,都找回了更多的生活能力。然而,陳信至說明,眼控只是輔助,最重要是透過這套系統帶給孩子新的東西,讓重度身障孩童不再僅僅被擺在教室後方,而是拿回選擇權,真正加入學習現場。
 
雖然森思研發的科技是針對身障者,但陳信至說森思仍難以進入體制內,因為傳統體制裡固有的教育體系行之有年,因此,森思決定自己去教、教出成效,才能改變教育體制「不跳進去做永遠不可能改變原本的教育機制」。
 
除了針對不同年齡階段的孩童,設計10大主題學習基礎認知能力,森思眼動公司眼動教師蘇沛如解釋森思眼動還針對不同族群設計不同教材,例如針對就業族群,協助學習居家就業技能,並針對銀髮長者,協助醫病溝通、家人間的感情交流等,不因身體的障礙阻斷他們與外界的聯繫。
 
臥床工作 變身超強職人
 
重度身障者日常只能靠政府補助、家人救濟才能過活嗎?陳信至不這麼認為,陳信至說,許多身障者只是身體受限、溝通有困難,但大腦的學習慾望及發展還是存在無限可能。
 
不只想打開身障者的溝通大門,森思更想讓身障者自主生活的權利。為了翻轉成年重度障礙者的生活,森思在2018年起與台北市勞動力重建運用處合作,開辦身障者職業訓練,透過遠端學習,讓這些幾乎被全世界放棄的人,重新找回自己的定位。
 
為了要讓身障者可以順利上課,森思除了免費借器材給學員外,甚至還會派員到身障者家裡訪查,了解使用者對於森思系統的認識程度,陳信至說實際接觸到身障者,才更能知道其實他們會的、他們要的,甚至發現他們能夠學的比想像的還要多。
 
要讓身障者順利居家就業,2018年第一期的課程主要有社群行銷、網頁設計 、攝影修圖、網購流程帳號建立及職場文化訓練等,讓學員可以透過職業訓練學會在家接案,每堂課都有作業,確保每位學員在職訓班畢業後都有能力就業。
 
24歲的端育長期受肌肉萎縮所苦,也一度陷入黑暗之中,不過在森思眼動的輔導下已經可以使用眼控系統操作修圖軟體,同時開始接商業案,自力更生,甚至在閒暇時也會為自己的偶像日本藝人新垣結衣製作圖片和經營臉書後援會等。
 
陳信至說,過去他曾經把端育的作品給廣告公司看,在不知道端育的病況下,廣告公司都願意採用他的作品,顯見其作品的成熟,後來發現端育的特殊狀況後,所有人都為之一震;不只作圖,端育還運用所學在網路上經營日本代購業務,為自己的職涯開創一片天。
 
失能不等於失語 找回和家人聊天的能力
 
在邁向高齡化的社會,森思眼動的技術也為失能、臥病在床的銀髮族群,注入新的力量。
 
蘇沛如表示,有別於孩童早療,許多家屬面對邁向人生尾聲的治療會消極,長輩的需求長期被忽略,在家屬支持度不高的狀況下,讓他們更不想表達、情緒越來越差及躺在床上身體退化更快,最後撒手離世。
 
陳信至認為,退化性疾病的長者病程初期也許溝通仍無問題,但到病程中後段影響到溝通能力,在自己難表達、家人聽不懂的狀況下,長者往往話還未說完就已閉眼落淚,直至最後完全放棄溝通。
 
蘇沛如說,森思希望提倡銀髮新復健方式,復健不應只是局限在肢體,許多高齡患者也會因無聊的復健過程讓自信心受損,過度強調肢體的復原,長者的心靈卻被忽略。透過眼控系統,長者可以明確表達,被了解後就更有動力去做別的事情。
 
87歲腦幹中風的張伯伯已在病床上躺了10年之久,腦幹中風雖未影響認知能力,但長期的溝通失能,讓張伯伯即使人在身旁與家人卻像多年未見,家人也很渴望知道父親的心裡有什麼話想說。
 
透過森思的眼控教學服務,讓張伯伯透過眼睛選擇自己過去的興趣,看網球、看女兒演奏樂器、看孫子近況影片,雖然時間不長,卻讓家人非常感動,重新找回與父親的交流。
 
幫身障者一把 連獲社企大獎
 
臥床不等於失能,森思眼動的眼動連續獲得社企大獎。 圖/森思眼動提供
臥床不等於失能,森思眼動的眼動連續獲得社企大獎。 圖/森思眼動提供
 
未來,森思不只想做輔具,陳信至認為,好的輔具身障者不得其門而入也沒用,因此未來森思將打造更多讓身障者學習的教材,透過「眼動教師」帶領身障學童、成年人、長者學習探索。
 
回首踏入重度、急重度身障者服務的初衷,陳信至調侃說「路不是我選的」,而是「被選擇」走進這個市場,陳信至雖自謙「被動」,但如今森思全心投入身障服務,今年連續獲得第 10 屆亞洲社企創新獎(Asia Social Innovation Award),以及亞太社企高峰會:評審團特別獎。
 
森思從陳信至口中「想賺錢的公司」成為擲地有聲的社會企業,陳信至淡淡地說走到現在不知道對還不對,但就是「賺到了成就感」。
 
以上全文轉載自 倡議家
瀏覽數:

登入

登入成功